【胜出】永久职位

*一篇抱着轻松心态写完的短篇。

*单纯的甜饼。

*轻微大三角。

==================================

“请看下一则新闻。近日,根据统计局所发布的最新数据,失业率节节攀高,又一次迎来了近年来的最顶峰。许多职业,从传统行业到新兴产业都危机四伏。其中,职业英雄因其市场迎来饱和,以及年年攀升的伤亡率而跃居高位。同时,有越来越多的监护人表示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在未来选择英雄这一职——”

电视机里的女声甜美而规整,完美地开启了爆豪勝己的一天。

他的耳朵在“职业英雄”四个字蹦出的时候动了动,然后拉起嘴角嘲讽地笑了一笑,接着享受自己的早餐。

可总有人无法让他如愿。

“真可怕啊。”坐在他对面的发小,绿谷出久紧张地盯着电视机里的新闻主播,“成为社会人之后,果然还是会对‘失业’这两个字有所畏惧啊。”

“哈?说什么胡话呢臭书呆子!”爆豪站起身,动作迅速地找到遥控器,恶狠狠地摁下了关闭键,“吃饭!”

绿谷似乎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于是闭紧嘴咀嚼味增汤里满是鲜味的食材。

嗯,美味。

两人在沉默中结束了早餐,各自收拾,出门上班。

现年二十五岁的两人目前都是职业英雄,为了人民的安康勤勤恳恳地工作着。短短七年的积累,绿谷和爆豪都已经是数一数二的人气英雄了。两人被称为“和平的象征”最佳候补,离最强的宝座只有一步之遥的英雄。

其中绿谷的呼声相比爆豪更高上一层。

爆豪对于这个结果不止是不服气,甚至是一度暴怒。

真要从实力上来看,这两人确实是不相上下。若真要打起来,只能说胜负难分。但是绿谷性格温柔,面相和善,身材完美,男女老少通吃,在受害者中广受好评。从这一点来看,爆豪没有半点赢面。

不是说爆豪长得不尽如人意,身材不够完美有型,只是他的性格实在是让人招架不住。

毕竟是同时登上“最完美脸庞”和“最像敌人的英雄”排行榜首位的男人。

在他刚出道,还不被人们熟知的那一段时期,常常出现他赶来救援却吓晕被害者这样的情况。

两个人的关系在世间看来就如同油和水永不可融合,见面必吵,吵到怒极必定会出手打一架。估计谁也不会料到,这两个人目前正在同居中。

对,就是那个同居中。

不是以房租分担为目的的合租,而是同居。

——好了不要再问了,真的是同居,没有开玩笑。

在爆豪第一次向高中旧友们宣布这个消息的时候,他们张大嘴不可置信的样子让他忍不住用爆破一个一个把他们的嘴合上。

“虽然我早就知道爆豪是那边世界的,但是绿谷你居然也是那边的?!”真·男人,切岛锐儿郎曾经一度认为自己已经可以做到水火不侵刀枪不入,可在面对这个令人悲伤又震惊的消息时,他还是感觉自己的心灵受到了伤害。果然好男人都不喜欢女人吗——不,爆豪不算好男人,最多算是长得好的男人。

“我算是两边都是啦。”绿谷摸着脑袋,有点害羞地看了看女生群,“不过小勝是我第一个喜欢的人。”

“哼,要不是你哭着求我,谁要跟你这种臭书呆子交往!”

“爆豪,你这是害羞了吧!”芦户三奈凭借着多年对爆豪的了解,直指问题核心。

“去死!!”

“绿谷,虽然我从来没有直接说出口过,但是我喜欢你。”轰焦冻,爆豪的宿敌,这个班里除了绿谷之外他最讨厌的人,开口了。

在这个时间点说这样的话,无论是谁都会愣住。

整个空间骤然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当事人绿谷出久,如同一台死机的电脑一样,卡住了。

轰对他的反应颇感疑惑,于是再一次开口:“我说我喜欢你。”

“嗯……我也喜欢你。”绿谷眼神呆滞,机械地回复。然后他立马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满脸冷汗解释道:“同学的那种喜欢啦!!”

“我不是这个意思,”轰说,“我是站在一个男人的角度喜欢身为男人的你。哦,就像爆豪那样。”

最后一句实在接得不是时候。

“哈!!??”爆豪的表情开始扭曲狰狞起来,“阴阳脸,你有种再说一次啊?!”

——轰君,告白也不能在人家男朋友面前啊!

所有人都在心里怒吼。爆豪的表情实在是太吓人了,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吐槽出声。

“原来我不知道你也喜欢男人,所以我没有从来没有表达过自己的心意,因为我不想给你造成困扰。但是照现在这个情况看来,我可以跟爆豪竞争了。”轰自顾自地开始解释,“当然,选择权还是在你手上。”

——不,轰君,人家爆豪再怎么差劲也是男朋友啊!这不是竞争是横刀夺爱啊!!虽然我们也不确定绿谷是不是被爆豪威胁了才……

“我会做个比爆豪更好的男朋友。”

——这一点我们居然完全无法否认!!

切岛几人七手八脚地架住要暴走的爆豪,任由轰自由发挥。

那个夜晚以爆豪爆发作为结尾,热热闹闹地结束了。一直到最后都是轰单方面的告白和陈述,绿谷不知所措地糊弄。他从来无法冷酷决绝地拒绝别人,只能委婉地表达,也不知道轰有没有听明白他的意思。

——很明显没有。

绿谷出久僵着微笑在快递单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接受了一脸憧憬的快递小哥的合照要求,几乎全程都没敢思考。他捧着手里的一大束玫瑰,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爆豪正在外面晨跑,不在家。

绿谷的第一反应是扔掉。

但是且不论扔掉这么一束新鲜的花朵是多么浪费的行为,绿谷万万做不出践踏他人心意的事情。那天酒会后,绿谷探了探爆豪的口实。他并没有真的生气,要么就是没有把轰的告白当真,要么就是有着绝对的自信。

无论爆豪没有生气的原因是什么,这束玫瑰的存在也一定会切断他脑中连接理智的那一根线。

“在门口傻站着干什么,废久。”

爆豪勝己总是能在绿谷最不想看到他的时刻出现。

绿谷下意识地把玫瑰藏到身后,声音因为心虚而飙高:“欢迎回来!”

虽然英雄人偶拥有完美的身材,但却绝对不是欧尔麦特那种类型的肌肉男。这可能是体质问题,因为无论他花多少心思在肌肉训练上,肌肉的围度变化总是不那么明显,与其他职业英雄相比看起来总是更瘦弱一些。但是衣服一脱,肌肉的纹理和那其中蕴含的力量丝毫不输他人。

简而言之,这么一大束玫瑰是不会被他的身板遮住的。

爆豪的眼角上吊,口气危险:“后面那是什么?”

“没什么!”

“哈?你当我瞎吗废久?!”爆豪已经失去了耐心,他上前去一把扯过那束花,可怜的绑带被他拽到,几十朵玫瑰失去了凝聚的力量一下子散得满地都是。

一张贺卡晃晃悠悠飘到他的脚边。

在他眼睛瞥到“轰”这个汉字的那一瞬间,爆豪想也不想利落地把这张纸炸了个粉碎。

“扔了。”他走向厨房,“别让我看到!”

接着他就想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一边走进厨房一边大吼着说:“给我滚过来帮忙!”

绿谷浑身一颤,把花简单地收拾了一下,放在了阳台上。之后再想这件事吧。他这么想着又恢复了笑容,跑去了厨房。

因为阳台他们两人很少涉足,那束花也就被丢在那里,直到几天后爆豪无意间看到,又一次爆炸了。

“废久!!你给我滚过来!!”

“小声点,邻居会听到的。”绿谷已经对爆豪时不时喷发的怒火习以为常,根本没有预见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给你三秒钟解释清楚!”爆豪脸上的表情扭曲不堪,手心中不停迸发着的火星,吓得绿谷后退了一步。

就算已经是职业英雄了,他在发怒的爆豪面前总是要弱上一分。

“怎……怎么了小勝?”

“解释!”爆豪狠狠地戳了戳空气,直指那束已经残败的红玫瑰。

糟糕。

或许是因为爆豪并没有把这件事当真,绿谷对这件事也就没太上心。当然这也不能完全怪他,毕竟雄英高中英雄科从未开设过一门“恋爱学”。对于这门高深的学问,目前职业英雄界的三座最高峰——绿谷出久,爆豪勝己和轰焦冻怕是没有一个能跨过及格线。

自己实在是太差劲了。

绿谷的脑子里突然蹦出轰落寞的脸。

这么几天都没有回应他,对方没有受伤吧?

“废久,你少他妈想那些有的没的。”爆豪勝己——一个绿谷撅个屁股就知道他是要拉屎还是撒尿的男人恶狠狠地说。

“我没有!”他有些心虚地快速否认。

“啧。”爆豪没有拆穿他明显的谎言,只是撂下了一句命令就转头回了房间,“赶紧给我处理干净。”

绿谷看着他利落离去的背影,叹了口气,却又忍不住挂上了一丝微笑。

虽说拒绝他人依旧是绿谷最不擅长的事情之一,但是在这件事上磨磨蹭蹭只会让事情更加复杂化,想清楚了的绿谷拿出了手机,打开了和轰的聊天界面。

成为社会人已经很多年了,可绿谷还是很不适应酒吧这一类的场所。他窝在角落里,感受着身边炙热的酒精热度,只希望赶紧结束这个修罗场。

地方是轰选的,酒吧里现场演奏的吉他声清冽而优美,混合着周围人热烈的聊天,竟然也让绿谷有些享受起这样的氛围来。

轰君为什么还不来——以水代酒的绿谷顶着酒吧老板不满的眼神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抱歉,久等了。”

绿谷顺着声音的方向望去。

只见轰穿着干净清爽的休闲西装,头发不像平时那样简单的放下来,而是用发胶往后拨了上去,衬得他的脸立体而帅气。

绿谷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帽衫加短裤的随意配置,控制不住地红了脸。

对方如此郑重地打扮而自己却是如此的随意,似乎显得有些不尊重。

“啊轰君,抱歉我穿成这样就出来了,我以为……”

轰打断了他结结巴巴的解释,似乎对此毫不在意:“没事,绿谷按照自己的习惯来就好。”

绿谷听他这么说,有些放下心来,却又还是紧张地捏紧了自己的手。

“绿谷,你不喝点什么吗?”轰自然地在他身边坐下,身子前倾翻着酒单。

绿谷脑子里立马蹦出爆豪恶狠狠的警告,打了个冷颤,赶紧摆手拒绝:“我就不用了,你也知道,我喝酒不行的。”

“是吗。”轰点了点头,起身去了吧台。

绿谷稍微松了口气,临行前,爆豪把他堵在家门口说的话他可是一个字都不敢忘。

爆豪是这么说的:“书呆子你要是敢沾一滴酒精我就他妈的把你的欧尔麦特手办全给你砸了。”

爆豪胜己这个人说到便会做到,绿谷对于他的行动力可是一丁点都不敢怀疑。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爆豪这么不想让他喝酒,但凭借着他对自己二十多年的了解他也知道自己不胜酒力,还是不喝为好。毕竟跟轰把话讲清楚才是主要目的。

正想着,轰就端着两杯饮品回来了。

“乌龙茶。”轰说着将杯子放在绿谷面前,自己则端着一杯红色的鸡尾酒喝了一口。

两人一言不发地喝着自己的饮品,绿谷双手握着杯子,轰则是恍惚地看着台上正在卖力地拨着吉他演唱的歌手。就在绿谷决定打破沉默的时候,轰开口了。

“爆豪哪里好?”他问完,又仰头喝了一口透红的酒液。

“这个问题还真突然啊。”绿谷被这个问题打了个措手不及,挠了挠头说,“在别人看来,小胜可能哪儿都不好吧。”

他放下手里的杯子,掰着手指头说:“脾气差,没耐心,不温柔,自尊心过强,自我中心,要说起来真的是数不胜数。大部分人跟他接触个十分钟能忍住不跑就很不错了,我可是跟他从小一起长到大。你问他哪里不好我能给你说出一大堆来。”

绿谷说着说着笑了出声:“但特别奇怪,你要问我他哪里好,我也能说出一大堆来。有正义感,努力,头脑好,会做家务,虽然看不出来但他其实偶尔很体贴,无论哪一个都闪闪发光。在我看来,没有比他更好的人了——啊,欧尔麦特除外。”

“……是吗。”轰怔怔地望着绿谷的脸,那张有了些许棱角却依旧如同少年一般的脸,那张说起爆豪就笑容洋溢的脸,那张写满了幸福的脸。绿谷现在的神情正如他从前说起梦想的时候一样,充满了憧憬和坚定。

让人忍不住靠近又后退的那种憧憬和坚定。

轰举起酒杯,靠到唇边却又放下,最后只能握紧酒杯,低头遮掩住自己的表情。

“嗯,总之……你不是被爆豪威胁的就好。”半晌,轰才低声说道。再抬起头来,他已经是平常的神色了。

“诶?”听了这话的绿谷愣住了,接着笑了起来,“什么嘛,轰君是怕我被小胜威胁了啊!没有的事啦,小胜怎么可能做出那种事来。”

“是吗?可是爆豪以前经常威胁人啊,虽然现在也是。”

“再怎么说小胜也是个成熟的大人了,而且他还是职业英雄啊,怎么会威胁人呢。”

……诶等等,绿谷你还记得爆豪之前说的话吗?

酒吧的一角。

“好了狗屎头你可以滚了。”

“用完就扔?!”

“少说废话快滚吧。”

“不是我说你,你自己不放心要监视轰为什么要带上我?”

“……”

“啊,你莫不是……好了我闭嘴我滚。”


END


评论
热度(46)

© ▲那吉先生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