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里蓝】海龟之喉(1)

大概是第一次开连载。

之前想了好久都没有敢碰连载,但是写了太久短篇也终于迎来了倦怠期,所以还是决定对中篇连载下手。

时间设定十年后,主里蓝,辅骸纲,山狱,XS。

不会是个特别纯情的故事。

应该是每周二更新一章的节奏。一章3000字上下。这算是给自己定的小目标吧xd。

ps:另外正在写一篇双女主也许会百合的文章,看我心情决定要不要也连载起来。如果有人看的话(悲伤)。

以上。

=======================

第一章

      里包恩的性格是出了名的差。

  世界第一杀手的名号不是说着玩玩的,魔王这个名号也在黑手党的世界里流传甚广。只不过没人敢明着这么叫,只怕这么一喊,命就喊没了。

  只有一个人有这个胆子。他叫蓝波·波维诺。

  说来也是有趣,蓝波算是这么多年唯一一个敢轮番骂里包恩,结果还活得好好的人。关键问题在于,蓝波很弱,至少对于里包恩这个级别的人来说是如此。弱到里包恩随口一讽刺就要哭着跑到彭格列十世的怀里告状的地步。

  最近蓝波似乎更容易被里包恩弄哭了,明明这十年,他还是有成长那么一点的。

  唯一知道问题出在哪里的人只有蓝波,但是他任凭别人询问诱导也一字不回,似乎打心眼里想要把自己给憋死。

  彭格列十世泽田纲吉因为蓝波的青春期到来,差点没提早秃头。十世的心情低沉,整个彭格列总部都跟着忧郁了起来。搞得泽田纲吉的秘书巴吉尔也差点先首领一步得了抑郁症。

  而这一切的根源,前晴之阿尔科巴雷诺,现门外顾问首领,里包恩先生则什么事都没有一样,该泡妞泡妞,该玩乐玩乐,十分快活。除了偶尔现身,免费送十世和其守护者吃顿枪子以外,日子过得很是逍遥。

  十世对这个老师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看着蓝波在他的虐待下越来越消沉,简直到了整天以泪洗面的地步。

  唯一得出来的结论就是,蓝波的消沉和里包恩脱不了干系。

  他早就不是那个废柴纲了,现在的他,是支撑着整个彭格列的十代首领,是保护着他的家族的大空。就算只是青春期问题,他也希望可以帮助他的守护者好好渡过这个人生重要的节点。这么思考着,大空先生把脑袋用力的磕在办公桌上,努力让自己的大脑运转起来。

  “我亲爱的彭格列,你这样对自己的身体,我到时候夺取起来可是会很困扰的。”一个人从后面拥住他,湿热的口腔微微含住泽田纲吉的耳朵,轻笑着说道。

  这样的威胁对于泽田纲吉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效果了,他依然趴在办公桌上,任由身后的人挑逗,“骸,你说蓝波最近到底是怎么了啊?真的是青春期来了?诶……现在的小孩子真是很难搞啊。”

  彭格列的雾之守护者,六道骸扯着嘴角笑了笑,说道:“我刚完成任务回来就给我听你关于那头蠢牛的苦恼吗?我会伤心的哦彭格列。”这么说着,他伸手捏住十世的下巴,扭过他的脸,直接来了个法式深吻。

  泽田纲吉熟练地回应,一吻过后才得空:“欢迎回来,骸。”

  放过了首领,六道骸满意地坐到办公桌上,问道:“那头牛最近怎么了?害得我亲爱的彭格列也跟着一起忧郁。”

  叹了口气,泽田纲吉开始倒苦水:“我也不知道啊。蓝波最近很不对劲。虽然还是会挑衅里包恩跟他决斗,但是最近里包恩随便一说就哭,哭得更厉害了。而且哭完了就很消沉,一副失恋了的样子。我当时青春期也没有这样吧?”

  六道骸想了想,刚准备回话,门外就传来两个吵闹声。

  “棒球笨蛋,你不要动手动脚的!这可是在十代目的办公室前面啊!”

  “哈哈哈,隼人是害羞了吗?”

  “怎么可能!!”

  光听声音就知道是那两个家伙。六道骸不爽地看着男友的注意力被别人分走,一句抱怨都还没来得及说,就看狱寺隼人被山本武搂着推门而入。

  “十代目!我的任务顺利完成了!”彭格列十代家族的岚之守护者狱寺隼人一边高兴地往彭格列十世身边扑,一边努力挣脱男友,雨之守护者山本武的魔爪。

  “我也提早完成任务回来了,阿纲,这两天我们不在,总部没有什么问题吧?”一脸天然的笑着,山本武搂着狱寺的手却丝毫没有松开。岚守先生也并没有真的生气,只是在他敬爱的十代目面前跟男友卿卿我我这样的事情,让他感觉非常不自在。

  其实,泽田纲吉早在十年前就习惯了这两个人吵吵闹闹秀恩爱的日常。

  在一边的六道骸却不乐意了,心里涌起一股不能输的倔强,伸手搂住了泽田纲吉。有着纤细心灵的首领不是很适应地扭扭身子,却也没有拒绝。虽说泽田是个容易害羞的日本人,但在意大利这个地方呆了近十年的首领,也慢慢孕育出了一颗浪漫的心。他的脸皮也被六道骸和里包恩训练的越发厚了起来。

  “没什么大事,除了蓝……”泽田还没说完自己的烦恼,门被撞开,伴随着一声不遗余力地大吼。

  “极限的提早完成任务回来了!”晴之守护者屉川了平中气十足地把泽田的话打断,紧接着问,“这段时间总部没出什么问题吧!”

  “不要跟我们问一样的问题,你这个笨蛋草坪头!”狱寺看着被打断的泽田,不由分说地指责晴守。不明原因被指责的屉川很不服气的瞪着狱寺,“你说什么章鱼头!”

  看着两人十年如一日,水平低下的争吵,山本只好无奈地拉着男友,发挥雨的作用。

  而泽田,一个传闻中很有首领风范的男人,只能窝在六道骸的怀里叹息。虽然在外界看来他很有气势,但本质上来说他仍然是个存在感很低的人,至少在彭格列核心家族成员面前。你看,他想抒发一下烦恼都没有人听。

  那边吵得正火热,一个人从窗外翻了进来。

  这人存在感太强,让迟钝的晴守都感觉到了,回头跟他欢快地打招呼:“哟!云雀,极限的回来了吗?”

  彭格列最强的守护者,云之守护者,云雀恭弥微不可见的点点头,然后看向泽田和六道骸。他扯出一个让人不安的笑容:“哇哦,我一不在就敢群聚了,胆子很大嘛。”

  正如泽田对于六道骸的威胁已经免疫了一样,听了十年的“群聚”二字,现在的泽田纲吉对于这个词汇也有了抗体。他有些无奈,但是很沉稳地回复,直接无视云雀的怒火:“恭弥,欢迎回来。日本分部一切都好吗?”

  云雀看自己的话被泽田无视,略感无趣地哼了一声,转头一跃,就从窗户走了。十年过去,云雀也不再是那个沉不住气的孩子,动不动就动手了。当然,这只是相对的。

  虽然没有得到准确的答复,但云雀的反应告诉泽田,日本方面一切正常。日本现在有自己的爸爸,前门外顾问首领泽田家光在,根本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接下来就还差一个人没有回来了。

  十世最近的烦恼源——进入青春期的雷之守护者,蓝波·波维诺。

  正想着,就看到门打开,出现了一个黑色的身影。这个人早就不似十年前那样娇小的婴儿模样,现在的他,是个魅力无穷的成熟男人模样。

  来人正是解除了阿尔科巴雷诺诅咒的里包恩,现任门外顾问首领。

  “蠢纲,今天的工作都完成了吗?”男人锐利的眼瞥向首领。

  泽田条件反射地抖了一下身子,然后才反应过来,带有一点小骄傲地对自己的二把手说:“做完了!今天的已经做完了!”

  里包恩满意地勾了勾唇角,深感自己这十年来的培育没有白费,然后扫了泽田一眼,淡淡地说:“那就把明天的也做了吧。”

  泽田愣了一下,脸上的表情从得意变成绝望。以为里包恩会夸自己的自己真是个笨蛋!他还没来得及抗议,六道骸不乐意了。

  “呵呵,阿尔科巴雷诺,我亲爱的彭格列累了,明天的份还是留给明天吧。”六道骸话说得委婉,却没有一点让步的意思。里包恩看着六道骸邪魅的笑脸,也知道对方两个月不见男友,怕是心理生理都憋得慌,也就打算顺水推舟放任泽田去休息半天。

  “对了,”里包恩看了看四周的人,却没见到那个吵闹的身影,转头问首领,“蠢牛呢?”

  终于有人想起蓝波了。泽田一个鲤鱼打挺从六道骸的怀里挣脱,就要开始倒苦水:“那个孩子啊,最近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老是神出鬼没的。刚才跟我发信息说任务做完了,出去休闲一下……你说,蓝波十五岁,能去哪里休闲啊?”

  周围的人都停止了吵闹,仔细思考着。狱寺皱着眉头思考,半天才挤出一个词:“……甜品店?”天然的山本和迟钝的屉川想了想,赞同地点点头。

  里包恩根本不管泽田说的后半段,只关注在了“休闲”这两个字上:“那只蠢牛,明明跟他说任务完成后先来找我的。啧,蠢牛欠教训了。”

  “诶,里包恩你找蓝波?是有什么任务吗?”泽田问到。

  刚问完话,枪口就抵在了首领的额上,“居然敢插手我的私事了吗蠢纲?”

  泽田吓得冷汗连连,赶紧挥手撇清关系:“不不不我没有这个意思啊!!”这么多年,他已经成长得不会再害怕云雀学长,却在看到里包恩的时候,吓到根本不能动弹。看来少年时期的心理阴影是会伴随人一生的。

  里包恩不愿意说,就没有人敢问。黑衣男人收起枪,哼了一声,甩下一句话就走了:“放你半天假,等会儿蠢牛回来了让他做好心理准备来找我。”

  首领依然心有余悸,只是楞楞地应了一声,看着自己的老师潇洒离去。

  剩下一房间的人陷入了沉思:里包恩和蓝波,能有什么私事?

TBC

====================

海龟之喉第二章

海龟之喉第三章

评论
热度(19)

© ▲那吉先生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