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里蓝】海龟之喉(2)

海龟之喉第一章

海龟之喉第三章

_(:з」∠)_

=========================

  第二章

  周五傍晚的西西里岛相当热闹,各处都是酒吧,成群结队的人们嬉笑着,享受着这个美好的夜晚。

  一处小巷里,一个隐蔽的酒吧。那酒吧里清一色的只有男人,看起来个个都很玩得开。所有人看起来都很开心,除了一个坐在吧台的少年。少年看起来年纪不大,但周身透出不好惹的气息,让怀疑他年龄的酒保不敢过问。毕竟是西西里,在这个地方不要小看任何人。

  这个少年,就是那个在彭格列面前爱哭爱闹的蓝波。

  现在的他看起来跟在家族里的时候完全不同,那张脸虽然没有表情,但是却也没有被泪水遮挡。少年让周围的人心生欲火。看起来不好接近的气质,却也更加诱惑着人。

  这些人,就是蓝波在等待的。

  一个身着得体的休闲西装的男人靠近他,状似无意地坐到了他的身边,搭起了话:“你好,我之前没有见过你,你是第一次来吗?”

  蓝波打量了男人一眼,看着对方英俊的面容,比例良好的身材,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我是第一次来,对这个地方完全不熟呢。先生您呢?常客吗?”

  男人笑了笑,挥手招来了酒保:“这里的调酒师非常优秀,请务必让我请你一杯。”看蓝波点头,男人转头吩咐道:“来两杯性欲沙滩。”

  听着男人毫不掩饰的性暗示,蓝波挑了挑眉,没有拒绝。男人回头看他淡定的样子,笑得略带深意。两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说不上投机,却也相处的很舒服。酒保上酒的速度说不上快,这让蓝波有点焦躁。

  等酒上来,蓝波不耐烦的一饮而尽,就拽着只来得及抿一口的男人往酒吧的厕所走。男人不恼,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这正是他期待的。

  推门进入一个隔间,上好锁,蓝波一把拽过男人的领带,吻了上去。

  “上我。”他说。

  “乐意效劳。”男人回道。

  一番缠绵,酒精和性欲的双重夹击让蓝波头晕脑胀,脸上的红晕也退不下来。男人从他身上下来,满足地问他:“我还会再见到你吗?”

  少年急促的喘着气,半天才说:“应该不会。”然后一言不发地整理好自己,推开门,离开了这个地方。

  海风拍打在蓝波的脸上,让他燥动的身体冷静了下来,酒精的作用也减缓了一点。他感觉自己夺回了一点理智。然后他拿出手机,却看到时间指向了十一点四十五分。

  蓝波吓了一跳,才想起他出任务之前里包恩用枪指着他,让自己任务结束后去找他。

  居然把这件事情给忘了……

  蓝波心里有点慌,里包恩绝对不会让放了他鸽子的人好看的。但是说真的,他现在一点都不想见到那个人。只要想起那个人对他的样子,他的心就像是被人攥住一样喘不过气来。他最后还是决定破罐子破摔,先回彭格列再说。指不定里包恩会忘了这件事呢。蓝波这样祈祷着。

  今天的彭格列总部比一般的时候都要热闹一些,有些人还没睡下。首领的房间亮着昏暗的灯光,窗上透出来的影子让人多多少少能猜到里面正在发生的事情。无非就是自己之前刚干过的那点事情。蓝波叹息一声。

  狱寺的房间也亮着灯,房间里面发生的事情同上。而屉川,里包恩和自己的房间都是黑着的。里包恩大概睡了吧。蓝波长出一口气。

  轻手轻脚地摸到自己的房间,打开门,关上,正想扑上床,就被一个声音吓得动也不敢动。

  “敢放我鸽子,你很行啊。”低沉的男声在右边响起,蓝波僵硬地回头,看向那个坐在沙发上沐浴着月光,抚着爱枪的男人。

  “里包恩……”蓝波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我……忘了。”

  这个理由显然糊弄不了世界第一杀手,他眯了眯眼睛,站起身,身高优势让他轻而易举给蓝波带来了巨大地压迫感。

  “你认为这个理由就能糊弄我吗?”里包恩低头凑近蓝波,锐利的眼和他对视。

  “我只是想休息一下,没仔细看时间。”蓝波躲开他的视线。他从小就是个直爽的性子,嘲讽人都是直接开口,甚少撒谎。他只要一撒谎,就没办法直视对方的眼睛。

  里包恩太了解他,也知道这是他找的借口。而找这个借口,无非也就是害怕见到自己罢了。他不太在乎地耸耸肩,后退了一步,看着蓝波因为自己的动作松了一口气。

  距离一拉开,视野清晰了很多的里包恩敏锐的捕捉到了蓝波露出的肌肤上的痕迹。经验丰富的他自然知道那是什么。心里没有一分一毫的波动,冷哼了一声,里包恩带着嘲讽,扔下了一句话。

  “看来你已经好好的‘休息’过了,不需要我了。”

  说完,丢下愣住的蓝波,转身离开。听见房门关上的声音,蓝波终于维持不了淡定的外表,跌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苦笑着,最后只能无力地把眼睛埋在手掌间。

  蓝波第二天起得很晚,酒量极差的他,只喝了那么一杯就进入了宿醉的状态。想了想,他还是穿了一件高领毛衣,遮挡一下。毕竟要去见对他十分爱护的彭格列首领,如果吻痕被看到,怕是免不了一番盘问。

  彭格列不愿意让他小小年纪接触性啊酒啊烟啊这些东西,这他是知道的。但是没有用,除了烟,其他的两样都让他感觉沉迷。因为他们可以麻木一下自己伤痕累累的灵魂,哪怕只能持续一段时间。只要再次见到里包恩,这类似于麻醉的效果就又失效了。

  这么想着,蓝波又觉得有点蠢蠢欲动。

  但是自己虽然年少,精力却也有限,现在这宿醉的状态让他只想好好休息一下。更何况,只要首领和守护者们在他的身边,他就觉得安心了那么一点点。毕竟就算是任意妄为的里包恩,也不会真的在家族成员面前给他难堪。

  蓝波还不想把自己跟他的那点事情闹得人尽皆知。更何况,也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

  一边想着一边走进餐厅,看着所有核心成员都已经就坐,除了从不参加聚餐的云雀,就差他一个了。他避开里包恩没有情绪的眼神,坐到了首领的右侧。因为年纪小,十世对他一直都很疼爱,吃饭开会都总是让蓝波坐在他身边照顾。

  “蓝波,昨天去哪里了?怎么回来那么晚都不说一声?”

  在左侧坐着的六道骸看见泽田对蓝波的关心,有点不爽,但是也没有说什么。因为任谁都能看得出来,今天的蓝波情绪不太对劲。

  而且蓝波是从不穿高领毛衣的。

  但是泽田似乎傻乎乎的没有注意,只是把注意力放在昨天的事情上,一股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

  蓝波想了想,还是决定编个理由糊弄一下自家的监护人:“啊,本来想要通知一下的,结果手机没电了。”他低下头。

  对面传来一声嗤笑,蓝波头都不用抬也知道是谁发出的。

  “蠢牛!下次不许再这么任性了,十代目很担心你啊你知道吗!”狱寺搬出泽田的名头来遮掩自己的关心,虽然口气不好,蓝波却还是觉得心里暖暖的。狱寺看着脾气暴躁,其实却很是关心年纪最小的蓝波。

  “哈哈,隼人明明很关心蓝波嘛。”山本在一旁戳穿他的心思。

  狱寺立马恼羞成怒,捏着山本的脖子气呼呼地说:“没有这种事!你不要乱说棒球笨蛋!我我我只是不想让十代目伤神罢了!”

  屉川大哥在一旁煽风点火:“哦哦隼人真是极限的不坦诚!”

  然后气氛就炒热了,没有了蓝波刚进门时的寂静。他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哦对了,”泽田转头笑吟吟地看向蓝波,“后天彭格列和同盟家族们要举行个小型的相亲宴会,可以拜托蓝波你代表彭格列去参加一下吗?”

  诶?相亲?

  “纲,”蓝波想了想,这才想起自己从没跟泽田讲过关于性向的事情,“我忘记说了,我不喜欢女人。”

  ……

  长长的沉默。蓝波这一句话,让刚才还喧闹着的餐厅静了下来。

  “诶!?诶!?诶!?”十世一脸活见鬼,“是这样吗!?有这回事!?”他怎么不知道!

  这下似乎说得通了,这孩子最近怕是在为自己的性向烦恼吧。这么想着的泽田觉得自己很理解蓝波,想当年,他自己也是花了好大的力气才从“我怎么会喜欢男人呢我明明喜欢过京子啊”这个思维怪圈里跳出来。慢慢的才接受自己是个双性恋的事情。

  对于泽田来说,这件事情算是个大事,但是对于自己的男友六道骸来说,喜欢男人根本没什么大不了的。至于山本和狱寺,据说山本当年为了让狱寺那一根筋的脑袋接受可算是费了不少脑细胞,他自己则天然的笑笑,然后没有任何心理障碍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蓝波啊,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喜欢男人而已嘛。这是真实的自己你要接受啊……”泽田开始苦口婆心的给蓝波安慰和鼓励。他根本忘了,蓝波从小在这种同性情侣环绕的地方长大,根本不可能会纠结这种小事。

  蓝波现在比较纠结的,是自己要去相亲这件事。他才不想去。

  “蠢牛。”一个声音打断了泽田的劝说,“无论怎样,彭格列已经答应让雷守出席了,你必须去。”

  蓝波抬头,眼睛直直地看向里包恩。

  啊,对方根本不在乎嘛。想着刚才还努力拒绝的自己,觉得真是太蠢了。自己越是努力想要留在对方身边,对方越是烦躁,越是想要把他推出去。

  里包恩根本不在乎他,也从没把他放在眼里,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好,我去。”蓝波淡淡的答应下来。

TBC

评论
热度(12)

© ▲那吉先生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