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秦林】坠向大地(1)

-还是没有管住这手开了坑。

-私设满载。

-谈恋爱为主,案子为辅。尽我所能考证。

-想要评论想要评论嘛(吱地一声打起了滚(x

-坠向大地第二章

-坠向大地第三章

======================

第一章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秦明醒了,转头环视了一圈自己目前所处的纯白病房。最后在床边专心切苹果的林涛身上定格了很久,犹豫着开口说道。

  林涛顺着声音抬起头,正准备兴奋的脸卡在一个困惑的表情上,不上不下。愣了一下,他抬手去摸呼唤铃打算叫医生,却听见秦明的下一句话:“你长得很像林涛。”

  “我就是林涛啊,你怎么了老秦?”林涛听见这话有点慌了,手上一滑,苹果应声坠地。下一刻,林涛的手抓向了秦明的肩膀。秦明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出手一拳。

  本来应该可以避开的林涛被秦明有些弱气的一拳掀翻在地,呼唤铃脱了手。他对医学不太了解,却也知道现在这个情况不太对劲。

  “……医生,叫医生!”林涛吼道。

  不明所以的医护人员听到动静后一拥而上。

  秦明见到这架势,防备地往后一退。他利索地从床的那一侧翻下来,拔掉手上的输液针。然后他猛地推开医生和护士,一把揪住林涛的衣领,声音颤抖充斥着怒气:“林涛在哪儿?你为什么冒充他!”

  林涛的脑子直接当机,任由他拽着摇晃。他不明白秦明是怎么了,本能地伸手拉过他,把失去重心的法医一把搂进怀里安抚。

  结果,怀中的人更加剧烈的反抗了起来。

  现场一时失控,手无缚鸡之力的医生和护士看着两个警察快要打起来,只好跑出去搬救兵。一个小护士正跑到门口,秦明的徒弟李大宝就拎着两袋外卖推门而入。

  李大宝还没理清状况,正想说“弯的否”,就发现不对了。她想要冲上前分开两人,却对自己的小身板会不会被波及一事很没有自信。做了大概一秒的心理斗争,她放下外卖冲了上去,趁秦明不备用很不专业的擒拿术制服了他。

  林涛大喘着气,缺氧的大脑完全无法分析现在的情况,只能看向李大宝。

  李大宝对林大队长回以同样的茫然表情。

  她看了看林涛,又看了看秦明,在秦明的瞪视下赶紧松了手。医生和护士们把秦明扶起来,送到了床边。秦明没有反应,只是把眼神从林涛身上挪开,任由医生护士摆弄。

  “老秦这是怎么了?”

  “我不知道啊,老秦刚醒就说我冒充林涛。”林涛的眼睛跟着秦明的背影,看着他被医生护士团团围住检查身体,“……他好像不认识我了。”

  本以为是两人发生了什么矛盾的李大宝表情沉了下来,知道事情大条了。

  李大宝神情凝重,一把拉起呆楞状态的林涛出了病房,确定门关紧了才敢说话:“老秦失忆啦?”

  “我我我也不知道。”林涛用手掌反复地揉着头侧,“但是他还记得有林涛这么个人。”

  “什么情况啊,医生之前不是说就是轻伤吗?”李大宝急躁地跺了跺脚,高帮胶底鞋沉闷的声音回荡在医院的走廊,反而让两个人更加烦躁了起来。

  “看看医生怎么说吧。”林涛把身体的重量都倚在墙上,脊背却怎么也挺不起来了。

  过了几分钟,医生推门而出,林涛赶紧上前:“他没伤到脑子吧?”

  医生点了点头:“脑子没事。乙醚的效果已经过去了,身上也只是轻微的擦伤,现在已经没有大碍了。说真的,在那种荒山摔一跤身上却几乎没有受伤的例子太少见了,可以说是个奇迹。”

  “可是,”医生停顿了一下,这才接着往下说,“他应该是受了什么刺激。这个不是我的专业,我建议你们带他到神经科就诊。”

  林涛和大宝都想要开口细问,医生却只是摆了摆手,不愿意再多说了。

  护士们也散了,留下林涛两人站在门口,不知道该怎么做。

  “那……我去给他挂号。”林涛推了推李大宝,“你去看看他吧,我觉得我暂时还是别出现在他面前比较好,别再把他刺激到了。”

  大宝不知道该怎么回他,只能看着林涛越走越远。

  然后她拍了拍自己的脸,扯出一个笑容。她推开门,捡起自己刚才落在地上的两袋外卖,对着正坐在床边做沉思状的秦明说道:“老秦,我给你带饭来了。”

  李大宝一边把一次性饭盒从袋子里拿出来,一边叨叨着:“我知道你不吃路边摊,就破费专门为了你跑到池子那里打包的。你可要心怀感激地吃啊。”

  秦明没有回应,半晌才开口:“那个假冒林涛的是谁?你认识?”

  大宝被问得措手不及,给出的回答也是磕磕绊绊漏洞明显:“他是局里的小张啊,跟林涛长得特别像的那个,你不记得啦?”

  秦明给了个“有这回事吗”的表情,歪了歪头说:“可是他刚才说自己就是林涛,这不符合常理。如果他是小张的话,直接说自己是小张不就好了。”

  李大宝干笑两声,翻了个夸张的白眼:“那肯定是被你吓到没跑了。”

  秦明挑了挑眉不置可否,看着满桌的美味露出了满意的表情,拿起筷子准备开吃。

  但是李大宝一点都不满意:“心怀感激地吃啊,真是的,说声谢谢那么难么。”

  房间安静了下来,附带着一种让人不适的粘稠感。

  李大宝想要开口问秦明昨天发生的事情。昨天是秦明的休息日,也没有命案缠身,他就随便给李大宝布置了点伤情鉴定的任务,自己回了家。第二天,龙番市附近秀林村的村民报案,说是有一个人在山上坠落了,生死不明。警察来了一看,发现是龙番市著名的冷面法医,于是赶紧通知了林涛。

  林涛很快就送申请立了案。虽然秀林村偏僻没有留下任何影像资料,但是秦明体内验出的乙醚让这个案子毫无疑问排除了意外的可能。

  现场进行了简单的勘查,除了秦明翻下山坡的痕迹之外,没有半点其他人类出现的痕迹。现场应该是被仔细地处理过了。按照村民们的说法,那片荒山因为坡度较陡,平常他们都是不靠近的。除了上坟的人之外,就没有人会去那块地方了。

  他们原本的猜测是秦明自己跑去荒山然后被人袭击,但是这个行为本身并不符合秦明的行为逻辑。可是秦明的身上也没有任何被捆绑束缚的痕迹。虽然有乙醚的作用,但是乙醚的效果退去之后怎么办?凶手不怕秦明逃走吗?还是说他有自信,自己可以制服秦明?

  这个问题有各种解释,他们手上所握有的线索太少,甚至都不足以让他们找出一个嫌疑人来。原本打算等秦明醒了之后看看他有什么线索,却遇到了这样的情况,打得他们猝不及防。

  李大宝犹豫了半天,还是开口问了:“老秦,昨天发生什么事情了?”

  秦明默默地咽下口中的食物,用纸巾拭去了嘴边并不存在的油渍,疑惑地反问:“我昨天就是在家里摔了一跤而已,应该发生什么事吗?”

  李大宝再一次确认,事情大条了。

  

TBC

评论(13)
热度(171)

© ▲那吉先生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