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里蓝】海龟之喉(3)

海龟之喉第一章

海龟之喉第二章

每次建超链接就觉得好开心,不知道为什么。

=================

第三章

  回到自己的房间,蓝波才把憋在胸口的叹息呼了出来。

  相亲而已,没人会真的把自己当回事。蓝波这样安慰自己,他一直被称作是守护者里最弱的一个,应该没有人会看上这样的人吧?要知道,他想要拒绝这个宴会的一个很重要的理由是因为他糟糕的泡妞能力。

  跟他亲近的女性着实不多,细细算来也就只有青梅竹马的一平,如同姐姐一般的三浦春,屉川京子和碧洋琪以及年龄相近的尤尼。其他认识的女性自然也是有的,但是关系就仅限于认识。

  蓝波还记得自己从小就以惹哭一平为乐,还为此被泽田纲吉教训过很多次。那个时候,里包恩还在一边说泽田终于有了点首领的样子。

  啊。

  蓝波揉揉脑袋,话题似乎又转回了里包恩。这么想着,他觉得今天似乎是做不了别的事情了,思考了一下,最后决定去出出汗特训一下。毕竟总是想着偷懒会被那帮修炼狂人给越甩越远的。就算再不在乎,心里也会不爽的吧。

  一路上随意的与人打过招呼,蓝波来到了第三训练室。这是十世专门为他建造的,为了能够最好程度的训练他的电击皮肤。门外的第三训练室下面还有一行手写的“蠢牛专用”,蓝波记得那是训练室建成第一天,狱寺用记号笔写下的。

  蓝波记得那时候的自己强烈反对这个不友好的词汇,却在听到那个人说“挺合适”的时候,变成了喜悦的心情。那时候的自己还什么都不明白,还可以为了一些小事雀跃起来。

  又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蓝波推开了门。

  训练室里透出浅浅的光,子弹声破空而来,直接打到蓝波左侧的墙壁上。虽然没有打中,但是蓝波还是吓得坐到了地上,生理性的泪水聚集在眼眶里,根本来得及落下。

  皮鞋与地面摩擦的声音在蓝波面前停下,低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透着世界第一杀手的骄傲与不屑:“蠢牛,这样就吓得不行了吗?”

  “……你在这里干什么?”蓝波没有接他的话,转而质问起了里包恩。

  “呵,我什么时候在哪里需要你批准吗。”里包恩不留情面的说着。

  也是。心里暗骂自己愚蠢,蓝波扶着门站了起来。他看了看里包恩脱掉外套挽起袖子的随意样子,还有训练室深处残破的枪靶,便知道对方是因为什么事情生气了而来发泄的。至于为什么生气,蓝波有点怂的认为是昨天自己放了他鸽子的缘故。

  心里想着不要惹他,嘴上却犯了贱:“哼,这里是蓝波大人的训练室,蓝波大人现在要用。”

  “训练?”里包恩挑了挑眉,“那正好,很久没有训练了,让我看看你退步了没有吧。”

  蓝波愣住,拒绝的话根本没有立场说出口。里包恩在两年前就不再担任泽田纲吉的家庭教师一职,而被波维诺的首领拜托,正式成为了蓝波的家庭教师。对方现在要和他训练,名正言顺。更何况,蓝波的性格是不能忍受被别人小看的,特别是被里包恩瞧不起。

  “哼,蓝波大人才没有退步呢,你等着被我打败吧里包恩!”硬撑着说完挑衅的话,蓝波心里却很没底。他知道里包恩有多强大,尤其是在他恢复成了鼎盛时期的身体素质后,世界第一杀手的实力几乎攀升到让他望尘莫及的地步。简直就是深海,无论怎么凝望都不见到底端。

  似乎从他五岁开始,人生就没有好事。从遇到里包恩开始被他欺压,五岁就被硬逼着上战场,直到现在都没有翻身。而认识到自己可能一生都无法超越他这件事,才让蓝波知道了什么是真正的遥不可及。

  就仿佛是没有边际的大海,蓝波站在边缘,想要成为大海的一部分。但他也知道,扑向大海迎来的绝不会是海的热切,而是自己的末路。

  “呵。”里包恩全然不理会蓝波内心翻滚的波涛,这句听了十年的挑衅他早就听腻了,连回应都懒得给。举起爱枪,里包恩没有丝毫犹豫冲着蓝波的脚下开了一枪,说道:“站起来,这要是真的战场,敌人才不会等你。”

  真是完全的被小看了。

  蓝波五岁就上了战场,就算在守护者中是最弱的,他也绝对担得起“强者”这一称谓。他三分之二的人生都在战斗中渡过,如果算上从小有意识开始就经受的训练,他几乎可以说是在战斗中长大的。他的战斗本能或许比不过拥有超直感的彭格列十世,但是在守护者中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只不过这些本能在遇到里包恩的时候就不起效果了,这是他老早以前就发现的事情。

  里包恩虽说是他的家庭教师,却不像对待迪诺·加百罗涅或是泽田纲吉那样上心,也从没有跟着他出过任务,所以几乎没有见过蓝波面对敌人时候的样子。

  而自己在他面前从来都只有蠢样,被小瞧也很正常。

  蓝波想着想着就感觉眼睛不受控制地湿润了起来。看着对面的里包恩不爽的样子,蓝波赶紧吸了吸鼻子,站了起来。

  “来吧。”卷发的少年这样说。

  话音刚落,蓝波就从所在的地方消失了,他以极快的速度出现在了里包恩的左侧,作为武器的角已经装备到位。蓝波的电击皮肤非常强大,可以正面对抗的人少之又少,但是缺点也十分明显。

  攻击范围小,面对狱寺或者里包恩这种中远距离战斗者很吃亏。蓝波为了克服这一点,在提高自己的速度上很是努力。现在甚至已经在偷偷研发伸长电击的技能了,据十世所言,这是二十年后的自己练成的技能,可以说是克服了电击角的缺点。

  在蓝波的电击落下之前,里包恩反应灵敏地跳脱了蓝波的攻击范围。翻身的时候,手枪也从左手到了右手,没有丝毫迟缓,一发子弹就冲着蓝波而去。而蓝波也没有自乱阵脚,利用雷的硬化,将攻击转化为防御,抵挡了子弹。

  在子弹被雷挡下的那一瞬,蓝波再次近了里包恩的身侧,这次他放弃了直接攻击,转而右手成拳,直攻防御较为脆弱的腰侧。里包恩的反应非常迅速,在蓝波的拳头离他的腰侧只有一指之隔的时候挡住了他的攻击。他干脆就放弃了用枪,转而和蓝波近战。

  里包恩的身体素质比蓝波出色很多,出色的肌肉爆发力和反射神经让蓝波很快就处在了下风。没有办法,蓝波只好一咬牙,拉开了和里包恩之间的距离。

  然后两人都停下了攻击,两人都不敢轻举妄动,在这种情况下,先动的人就输了。

  在耐心方面,蓝波明显不如里包恩,于是在僵持了三十秒左右,蓝波动了。他的攻击向里包恩袭来的时候,里包恩已经反映灵敏的跳开,反手抽出爱枪向蓝波射击。

  只是一瞬间,子弹就擦过了蓝波的大腿,浓烈的鲜红血液很快就渗透了裤子。

  蓝波跌坐在地上,举起双手认输。里包恩放开了警戒的状态,放下了枪,踱步走到了蓝波的面前。那个角度从蓝波看来,就是居高临下的嘲讽。然后里包恩就开口了:“如果我刚才瞄准的是你的脑袋,你现在就不会有机会认输了,蠢牛。”

  蓝波想要回复什么,但是张张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他知道,里包恩刚才的那一枪是故意打歪的。如果他想,刚才自己就会被一枪爆头。

  战败者没有资格辩解。

  他就这么愣着神,直到疼痛唤回了他的思绪。

  “好疼……”蓝波眼里擒着眼泪。蓝波很怕疼,疼痛是他最常用的哭泣的理由,因此他到现在都是自称“爱哭鬼蓝波”。以前还觉得没什么,现在说着说着,自己都带着些讽刺的味道。讽刺着又有一种生气的感觉,气自己那么爱哭,那么弱小。

  但正如里包恩用情爱宣泄情绪,他习惯于用眼泪代替情爱。情爱之于蓝波来说,更像是一种沉浸,他将感情和情绪投入到情爱中,而里包恩将它们从情爱中投出去。

  所以里包恩才是最合格的情人,也是最差劲的恋人。

  太过温柔绅士的人,反而是无情的。里包恩身边的男男女女从来都是被他称作“情人”,从来没有“恋人”。或许从这里就可见一斑。没有谁在里包恩的心里留下痕迹,蓝波知道,就算自己在他身边呆了这么多年,他和里包恩的男友女友们也没有任何区别。

  他也只是“情人”中的一个罢了。

  “去医疗部治疗。”里包恩打开门,自顾自地走了,“这段时间就老老实实地在总部呆着吧,就当是你放我鸽子的惩罚。”

  果然,里包恩没打算轻易放过他。蓝波苦笑,起身回房。

TBC


评论(9)
热度(18)

© ▲那吉先生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