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秦林】坠向大地(2)

-还是想要评论吱吱吱_(:з」∠)_

-坠向大地第一章

-坠向大地第三章

======================

第二章

  沉默几乎要把李大宝逼疯。

  如果放在平时的情景下食不言寝不语也就罢了,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讲究这些,李大宝只觉得被空气的粘稠感捂住了口鼻,第一次感觉到了窒息的滋味。秦明刚才的发言把他们之前的进展一下子推入死局,现在别说嫌疑人了,就连受害者的证词都消失得一干二净。这些也都不是李大宝担心的,她怕的是秦明真的患上了严重的心理疾病。

  她想起了秦明最近在看的一本《怪癖心理学》。那时候她和林涛两人还在边上窃窃私语,吐槽秦明口味清奇,没事就爱研究这些怪怪的东西。现在看来,都是一些让人心惊的征兆。

  林涛终于来了电话。

  李大宝顶着师傅怀疑的眼神出了门,用手捂着手机放低声音:“挂上号了吗?”

  “挂上了挂上了。”林涛说,“你跟老秦说要去精神科检查了吗?”

  “我没敢说。你也知道,老秦一吃饭就不说话,搞得我也不敢出声。而且,去精神科就诊这种话,我……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

  “我快到了,我来跟他说吧。”这么说着,走廊的那头传来林涛的奔跑声。一个小护士赶紧拦住他,认真地指着墙上“安静”的标签,让他轻一些。林涛连连点头,等小护士转头就又加快了脚步。可当他看到李大宝,却僵住脸慢了下来,最后在离病房还有几米距离的地方停了下来。

  林涛从喉咙中挤出两声笑音,汗水从额头落下,一路滑到了嘴边窜进了他的嘴角的弧度里。他后退了半步:“差点忘了。我还是别出现在他面前比较好。”

  李大宝从没见过这样的林涛,秦明的那几句话似乎击溃了林涛的全部防线。她心里难受,却只能说出单薄的劝慰:“涛涛,你别这样。”她拍了拍林涛的肩膀,想要给他哪怕一点点的安慰。

  她说:“我们再试一次好不好?万一刚才的那一出是老秦的起床气所致的呢,对吧。我们可是人民公仆,不能先入为主。”

  “还是算了。”林涛摇头,“你把手机给他,我在电话里跟他说。”

  李大宝拗不过他,只好进了屋,把手机递给秦明:“林涛找你。”

  秦明似乎有点不开心,接过手机一言不发。

  “喂?老秦吗?”林涛背靠着墙,蹲坐在地上,“是我。”

  似乎是反应了那么两三秒,秦明才回复道:“嗯,我是秦明。”

  “对不起啊老秦,我这手头有个案子,挺紧急的就没能去看你。”

  “没事,案子重要。是命案吗?”

  “那倒不是,不用你们法医出马。”

  “嗯。”

  “那个……老秦啊……”林涛支支吾吾,半天憋不出来一个字。

  秦明也不出声,等着他说话。

  林涛说:“你昨天好像有点摔到脑子了,医生说去精神科检查一下比较保险。”说完他有点后悔,这个理由太蹩脚了,秦明不可能看不出问题来。他说完这话之后不敢再说什么,就抿着嘴等秦明回复。

  “好。”长长的沉默后,秦明说。然后不等林涛反应,径直挂了电话。

  秦明将手机还给李大宝,把外卖的盒子一个个盖上堆放整齐,站起身说:“走吧,不是要去精神科吗?”

  李大宝楞楞地跟在秦明身后。

  秦明打开房门的时候,林涛还在门口蹲着,缩成一团。两人都吓了一跳,林涛赶紧站起来,清了清嗓子,却在慌乱之中被呛住了。

  李大宝看秦明满脸的陌生,只好上前帮林涛拍了拍背:“林涛没事儿吧?”

  秦明疑惑地扭过头看着他们俩:“林涛?”

  林涛抢先一步开口:“不是不是,我就是林队长手下的……”

  “小张!”李大宝谄笑着上前一步打断林涛的话,“就是我刚才跟你说过的小张!林队这不是忙的不行来不了吗,就让小张来看看,放心一点。刚才就是他去给你挂的号。”

  “你叫什么名字?”秦明问。

  “我我我叫张涛!”林涛紧张地脱口而出。

  接下来三人再也没有说过话,秦明在前面走着,李大宝在他右边,林涛则摆出一副下属的姿态错开了半米距离跟在秦明的左边。李大宝被这个诡异的氛围弄得浑身不舒服,直到护士喊了秦明的名字才解放。

  “你去吧,我们在外面等你。”李大宝摆摆手。

  直到秦明的的身影被房门切断,林涛才卸下了一口气,说:“你看,他还是认不出我。”他把脸捂在手里,声音沙哑。

  李大宝说不出话来。她知道,这个时候的一切宽慰都只是苍白无力的自我满足。林涛和秦明之间十几年的感情太深刻漫长,一旦崩溃,痛苦也就来得更快更猛。林涛的痛苦她只能想象,而不会懂。

  她最终还是放下了想要安抚他的手。

  两个人并排坐在等候区,一言不发。身边的人们吵嚷着,有宽慰着老人的男人,有冲家人发火的女人,有疯疯癫癫笑得天真的病人。世间的冷暖炎凉好像都浓缩在这个地方,将他们两人包围,一点一点蚕食着仅剩的希望。林涛感觉太难熬,但是又不敢走开。

  只能任由人们绝望的声音钻进耳朵里,那些撕裂心灵的词句在林涛的脑子里自动转换成了自己的声音,生动的画面和秦明陌生的反应在他的脑中播放。

  一个精干的女医生从诊室里出来,环顾了一周看向了李大宝和林涛。李大宝唰地站起来,拽了拽林涛的袖子。医生走过来,询问两人:“请问是李大宝小姐和张涛先生吗?”

  “是的是的。“李大宝回答,”不过他叫林涛,张涛是……”

  “我知道了,秦先生认不出来的就是您。“医生肯定地说着。

  林涛点点头,然后着急地问:”他怎么样?这个会是长期问题吗?”李大宝也伸长了脖子。

  “您先别急,我简单的问您几个问题,请您诚实的回答我。您和秦先生是什么关系?”

  “我们是朋友,很好很好的朋友。”

  “他有家庭吗?跟父母关系怎么样?”

  “他是单身,他父母都不在了。”

  “那两位有感觉他最近有什么异常吗?例如对着空气说话啊,没有精神工作啊或者说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好像……没有吧。”林涛和大宝对视了一眼,然后齐齐摇摇头。

  “他说他昨天是在家里摔了一跤,这是真的吗?”

  “不是的,他昨天是在一个荒山里跌落了,具体情况我们不能告诉您,案件还在受理中,不太方便。”

  “我知道了。大致情况我了解了,说实话,他现在的状况不是太好。您有心理准备了吗?”医生双手抱胸,有点担忧地看了看精神恍惚的林涛。

  “……您说。”

  “根据现在我所得到的信息判断,他表露出了精神分裂症的前兆,并且有患上了稀有的卡普格拉妄想症的可能性。”

  “卡……普格拉?”林涛艰难地重复了一遍。

  “是的,卡普格拉是妄想症的一种,病人是否有妄想症是精神分裂症的一个检验标准。简单来讲,这个病会让他认不出自己亲近的人,他会认为你是由别人假冒的。”

  “……”

  医生顿了顿,接着说道:“还有,他很有可能被灌输了虚假记忆。”


TBC

评论(23)
热度(171)

© ▲那吉先生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