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秦林】坠向大地(3)

-坠向大地第一章

-坠向大地第二章

-我是爱着林队的,真的。

-我想要评论但不想要威胁我的评论嘤嘤嘤

-你们知道我有多努力在he吗!真的我有在努力往he发展啊!相信我(XD

======================

第三章

  “不……不会吧。”林涛干笑两声,“我们都是相信科学的人是不是?记忆这种东西不是说灌输就能灌进去的吧?”

  “那您就错了。”医生摇摇头说,“大脑其实是很喜欢欺骗人的,通过一些暗示,记忆可以被很好的操纵。这些都是经过实验和数据证实的。更何况您也知道了,秦先生认为他昨晚一直在家里。”

  “……”林涛哑口无言。

  李大宝扯开了话题,问道:“这个精神分裂症,能治好吗?”

  “他现在还只是有前兆,并不能直接说就是精神分裂。一般来说我们诊断这个病要满足很多条件,他现在还不够。也就是说,现阶段还是有可能可以延缓发病的。但是这个病治愈的可能性非常非常小。我很抱歉。”医生拍拍林涛的肩膀,“我知道这很难接受。”

  李大宝其实也很需要有人拍拍她的肩膀说两句不痛不痒的安慰。她有点疑惑为什么医生只安慰林涛,心中隐隐有个答案,却不太清晰。

  “因为还不能确诊为精神分裂症,所以我不能直接给他开药。现在还是初期,尽量以心理疏导为主。到时候再视情况开药吧。我们医院有附属的心理咨询中心,我建议你们带他去那里就诊。”医生说完,不等林涛和李大宝接话就转身离开,打开诊室的门放秦明出来了。

  秦明在两人面前站定,看他们神情黯然,于是疑惑地问道:“怎么了?医生说什么?”

  “没……没什么。医生说现在都还不能确定呢。”李大宝抬手抹了一把眼角,“走吧老秦,我们先回病房。”

  林涛上网搜了一下医生所说的附属心理咨询中心,发现跟医院并不在一个位置,反而离警局很近。他见秦明的伤几乎没有问题了,就建议道:“我看老……秦科长的伤也没什么问题了,要不我们直接退院,先把秦科长送回家吧?医院也不是什么好地方,怪压抑的。”

  “好,我身体上也没什么异常,不要占着病房了。”秦明说着看了看身边来来去去的病人,“还有很多等着床位的人呢。走吧。”

  秦明身上虽然没有什么大伤,但是西装算是废了。怕他发现不对,李大宝趁秦明转身的那一刹那,眼疾手快的把那套沾着泥土的西装扔进了垃圾桶。然后爽快的把责任都推给了新来的“张涛”。

  进入垃圾桶的西装秦明自然是不会再要,甚至连看都没看一眼,但是让他穿着病号服上街也有违秦大法医的美学标准。他正纠结着,林涛就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在秦明的肩上,说道:“不介意的话,穿我的吧。”

  下一个瞬间,秦明抬头看向林涛,可无论他怎么看,那张脸都只透着陌生。陌生的气息,陌生的表情,陌生的气味。但他却觉得好像有一双炙热的手抚上他的左胸,通过手掌的肌肤深入心脏,再跟随血液让体温流淌进整个身体。

  秦明下意识抬手抓紧了衣领。

  然后他有点生硬地转过身,直接走了。被抛下的李大宝和林涛只能无奈的跟上。

  他们在路边打了个出租,大宝坐在前排,林涛和秦明坐在后排。

  秦明家离警局很近,他这种连吃饭都讲究效率的人,自然不会愿意在上下班的路上浪费时间。这倒是方便了林涛。他总是跑来找秦明看球,有时是因为心情不好,有时是因为跟女朋友吵架了。秦明在第一次问理由得到第二个回复之后就再也没有问过他原因。只要林涛来,他就会收留。

  现在秦明生病了,也方便林涛照顾他。

  把秦明送回家安置好,跟他商量好时间确定好明天去就诊之后,林涛和李大宝两人回到了警局,开始研究秦明的案子。

  刑侦科现在忙成一团,看监控的看监控,证人询问的证人询问,所有人都憋足了劲。秦明平时看起来很孤僻,不太受欢迎,但是一到关键时刻就看得出民心所向。

  小黑趴在桌上,仔细地盯着电脑上的监控,眼睛都红透了。林涛上前敲了敲他的桌子,小黑唰地站起来:“林队!”

  “发现什么了吗?”林涛摆摆手示意他坐下,自己也凑上前看。

  “我仔细地检查了从昨天傍晚开始秦科长家门口的监控录像,可是没有看出任何问题。按照监控来看,秦科长昨天应该没有出过家门。”小黑撑了撑眉头,努力张大酸痛的眼。

  “监控应该是被动过手脚了。”林涛下了结论,然后他惊喜地看到了什么,眼疾手快地拍下空格键暂停了监控,“你看这个地方!似乎有被篡改过的痕迹!把这段监控交给网络安全科,看看他们能不能复原这段录像。”

  小黑应了一声就再次投入到工作里。

  “看来我们这一次是碰上高手了。”李大宝沉着脸,“不怕犯人手法精细,就怕犯人太懂科技。”

  林涛没有了跟李大宝一唱一和的心情,突然间一颗心脏狂跳,眼皮也跟着跳。想了想,他还是拨通了秦明的电话。

  “我是秦明。”

  “老秦,是我。”

  “怎么了?案子顺利吗?”

  “……嗯,还行吧。老秦你好点了吗?”

  “我没事。”

  秦明回答的简洁利落,林涛一时被打断了话头无话可接。沉默了半晌他才开口:“你今天晚上一个人不要紧吗?要不要我来你家看球?”

  “不用。”秦明拒绝了,“案子重要。”

  “……嗯。”林涛挂了电话。

  他稍微低落了几秒,然后很快振作,拍了拍自己的脸再上前线。

  痕检科的报告看得他头疼欲裂,他们给秦明家里做了一个简单的检查,但是除了林涛和秦明的指纹头发DNA以及李大宝的一根头发之外没有任何发现。因为没有涉及命案,所以他们不能翻看秦明的东西。但是按照这个细心程度,犯人十有八九是戴着手套全副武装。

  虽然可能性很小,但是林涛还是想要再搜查一次秦明的家。

  正发愁着,在一旁躺着思考的李大宝突然跳起来,拽着林涛的领子激动地说道:“今天那个医生是不是说秦明的记忆被人篡改了?!”

  “是……是啊。”林涛楞楞地回答。

  “你看,我们两个人民公仆都不知道记忆还能被篡改这事儿吧?”李大宝接着问。

  “没错啊……啊,你的意思是?”

  “懂心理学的人!”李大宝放过林涛的衣领,双手一拍,“我们的搜查范围缩小了!”

  “可以啊宝哥!”林涛像是终于看到了希望,“犯人需要是个懂心理学的人,而且很懂科技,甚至对于我们警察的手段非常了解。心理学或者电脑,这两个中的一个很有可能是兴趣爱好,他不会让自己暴露的那么明显的。”

  李大宝接着分析道:“我总觉得他对秦明非常了解,至少知道他的作息,很有可能会潜伏在——诶林队你去哪儿啊!”

  林涛终于知道刚才为什么眼皮狂跳了。

  看不到秦明现在的状况让他心神不宁。这比秦明被歹徒划伤要来得严重的多,因为这是一颗不定时炸弹。无论犯人是什么目的,只要他的目标一天没有达到,秦明就生活在威胁之中。

  而自己,居然任由秦明自己一个人在家!

  林涛一路狂奔到秦明家门口,就在他想要敲门的时候,他看见秦明灭了灯。那突灭的灯光像是一盆冰水把林涛的冲动浇得透凉,让他硬生生止住了自己的手。

  他最终还是选择在秦明的门边盘腿坐下,就着路灯的光芒一夜未眠。


TBC

评论(19)
热度(152)

© ▲那吉先生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