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秦林】坠向大地(4)

-坠向大地第三章

-温暖三十题

-超链接太烦人了我已经失去了一个一个建的耐心。想要看前章的旁友就请自行点开我的主页吧xd

-知道什么叫作死吗。

-作死就是非要写了主线还要写副线。

-我现在突然觉得谈恋爱没有那么重要了还是让他们好好查案吧(不

-查资料查到天荒地老。

-我爱世界世界爱我。

-查资料好有趣。

-想要解剖学的资料请问哪位有吗?

===================

第四章

  这不是林涛第一次熬夜了,但是这是他有史以来最专注的一次熬夜。他的神经高度紧绷着,双耳竖直听着附近的动静。眼睛很快就睁不开了,他只觉得眼眶很干很难受。为了防止自己陷入睡眠,他只能猛地快速眨眼,挤出几滴泪水来。虽然只是缓兵之计,但林涛觉得自己又精神了一些。

  然后他一个晚上都重复在犯困,清醒,更困,清醒的怪圈里。直到一声鸟鸣吓得林涛蹦了起来,他才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凌晨三点。

  天还没有亮,但是鸟儿已经出动了。这是林涛第一次真正认识到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是要多么早。他正打算蹲回去,余光却飘到了身后突然亮起的灯光。

  秦明醒了。林涛背靠着墙,但他能听得出那是秦明的脚步声。他咽了口口水,紧张地听着房子里面的动静。秦明似乎就只是来回走动了一下,可能是去了趟厕所,很快就关灯睡下了。

  但房子里面并没有完全安静下来。林涛听见了反复的翻身声,被子的摩擦声,秦明的喘息声。那喘息声听起来就像是呼吸困难的人在努力夺取哪怕多一点点的空气,狠狠地揪住了林涛的心。林涛无意识的手捏成拳,指节泛白夹红。

  过了一会儿,秦明似乎安稳了下来。林涛这才松下一口气,猛地放开手,跌坐在地上。

  他就这么撑到了六点,街边上的煎饼果子摊都摆好开始接待穿着正装校服的客人们了。林涛这才放下心,买了个煎饼果子然后回到了警局。

  李大宝还在刑侦科帮忙,她和小黑两人在办公室等了一夜,网络安全科终于做完了分析。小黑看到林涛回来,放下手中的资料,一脸愁苦。

  “林队,网络安全科的检验结果出来了。”小黑说。

  “怎么样?监控恢复了吗?”林涛口中的食物都来不及咽下,腮帮子鼓鼓的问道。

  “恢复不了,他们说对方干得很彻底。他不仅彻底删除了这三个月以来的所有真实记录,还挑出了三个月内的所有违法行为,专门做了个剪辑,镶在程序里。这就是在向警察挑衅啊。”李大宝接了话,愤愤不平的双手叉腰,“对了,我们之后又检查了沿路的监视录像,所有的都是如此。”

  林涛沉默着捏紧了手上的煎饼果子。

  有些说不通的地方。按照目前的情况分析,这个犯人的作风非常小心谨慎且称得上是大胆,同时具有很不错的反侦察意识,甚至拥有堪称高超的技术能力。那么他没道理干这么没有回报的事情吧?挑出所有小偷和闯红灯的人又能怎么样呢?显示自己的正义感吗?

  林涛怎么想都想不通。但是一起案件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应该有其背后的逻辑,对他人来说可能不好理解,对于犯人来说却是有意义的。

  重要的是什么意义。

  目前来看,犯人的行为除了挑衅警察之外就是彰显他扭曲的正义感。虽然没有任何证据在手,林涛却可以确认这些都是表象。还有什么更深的东西掩藏在背后,如同一双藏在深林里的眼盯着他。这个认知让他绷直了身体。

  “你还好吗涛涛?”李大宝担忧地看着林涛。

  林涛只能点头。

  振作了一下精神,三人又重新投入调查之中。很快两个小时就过去了,他们还是毫无进展。办公室里陆陆续续地来人,大家都沉默着进来,坐下,招呼都不打直接进入工作状态。然后林涛接了个电话就带着小黑匆匆忙忙走了,没来得及跟李大宝打个招呼。

  专注看资料的李大宝毫无察觉,只是反复研究着现场的照片。秦明一进办公室就看到她专注的背影。

  “老秦?!”李大宝手里的照片被人抽走,她抬头一看,秦明拿着那张照片仔细端详。她一惊,赶紧把照片夺回来,捂在胸前。

  “你你你不老老实实的在家休息来干嘛?”李大宝脑子里千回百转,舌头也跟着打结。

  “我身体没事,完全可以来上班。”秦明挑了挑眉,“刚才的照片是这次案子的现场?我看看。”

  李大宝摇了摇头,把手里的照片护得更紧。

  “不行。”她眼睛转了转,“这次的案子不难,我要自己破案。”

  “做伤情鉴定了吗?”秦明问。

  “做了,伤情很简单,反正你别操心了。”李大宝有点不耐烦地皱着脸,“估计最近也不会有犯罪分子搅乱我们龙番市治安的,你赶紧回家呆着,我和林涛下午跟你一起去心理咨询中心——”

  完了。李大宝暗叫不好。说漏嘴了。

  “不要乌鸦嘴。”秦明似乎没有注意到李大宝的话,他话音刚落,电话就响了。

  “局长。”秦明给了大宝一个就知道会这样的眼神,接了电话,“我知道了。”嗯了两声,他挂了电话,看向李大宝:“兆湘村发生了命案。局长说那边的案子优先级比较高,三人死亡。林涛他们已经过去了。”

  李大宝的心中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头又疼了起来。果然,在说没有案子的时候必定会来案子,这简直就是诅咒。

  “走吧,我跟你一起去,你还没有能力独自办案。”秦明一锤定音,拽起李大宝的衣领就往法医办公室走。李大宝只好认命地跟着他,谁让师傅说的话就是命令呢。两人收拾好勘查箱,出发去兆湘村。

  兆湘村离龙番市还有些距离,开车慢些大概两个小时,但是办案就是时间战,越快破案的可能性越高。两人上了车,一路压着限速在一个半小时内就到了,硬生生压缩了半个小时。现场已经拉起了警戒线,有很多村民伸着头围观,叽叽喳喳地议论着。

  “这肯定是死人了,你看法医都来了!”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人群一下子就炸了锅。

  身边的刑警拉起人墙把惊恐的群众隔开,让秦明和李大宝通过。

  “里面什么情况?”秦明看到小黑,上前询问情况。李大宝把鞋套手套递给秦明,两人一边听一边开始准备。

  “三人死亡,一个女性,一个男性,还有一个两三岁的男孩子。”小黑叹了口气,“现场很惨,在楼上。”

  “林涛呢?”秦明问。

  “林队去村里问情况了,这家的女主人好像是村长的女儿。”小黑回复,李大宝在秦明身后悄悄松了一口气。

  “查出什么了?”李大宝问。

  “我们的痕检员发现了半枚血指纹。现场满地都是血,按理来说很容易留下痕迹,但是我们只找到半枚血指纹,这很奇怪。也没有血脚印,泥脚印之类的。目前为止的发现就是那半枚。”小黑说,“这个只有比对价值,没办法作为确实证据。”

  “再搜搜吧,希望能找到更多有价值的线索。”秦明说着,开始四处查看,“案件能定性吗?”

  “现在还不好说。”

  “好。”秦明点点头,“还是先看尸体能告诉我们什么吧。”

  他率先上了楼,楼梯非常干净,没有血迹也没有脚印。突然,秦明的余光扫到了一处可疑的污渍,他蹲下身仔细地看了看。小黑看他停了下去就也凑上去看。

  “这个地方我们的痕检员也发现了,”他说,“本来以为是被擦拭的血迹,做了个联苯胺试验,结果发现不是。整个一楼和楼梯我们都检查过了,没有任何血迹,也没有擦拭过的痕迹。凶手应该没有从一楼进出,至少不是从一楼出去的。我们还不能确定他是从哪里进来的,窗户没有任何被破坏的痕迹。正在排查所有的锁。”

  李大宝勉强地笑了笑,说:“看来这次的法医工作很重要啊,作案工具很有可能会是个重要的突破口。”

  “不,凶器已经找到了,是他们家的菜刀。”小黑摇摇头说道,“所以我们判断有可能是激情杀人。”

  秦明低头用手反复摸着下巴,最后还是放弃了思考,决定先去看看尸体。

  就在这时,李大宝的耳朵抓住了林涛的声音。

  怎么办!?怎么办!?林涛不知道秦明来了啊!

  李大宝的额头渗出了汗珠,眼镜因为汗水滑了下来,她陷入了危机。


TBC

评论(33)
热度(141)

© ▲那吉先生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