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秦林】坠向大地(5)

-坠向大地第四章

-温暖三十题

-诶写案子真不容易求求你们了还是好好谈恋爱吧。

-依旧是懒得建超链接的我,想看前文就拜托各位移驾我的主页啦。

-感谢提供资料的各位!!学习使我快乐!!查资料使我快乐!!

==================

第五章

  秦明感到身后的脚步骤停,他皱着眉回过头去看李大宝。只见她满头大汗,眼神四处飘动。

  “怎么了?”秦明问道。

  “没事没事。”李大宝挥汗如雨,状似随意地摆摆手,“走吧,去看现场。”

  糊弄过了秦明,她立即竖起耳朵听楼下的动静。法医和刑警的工作有很多重合的地方,他们不可能永远避开,总是要见面的。秦明和林涛都是认真负责的人,不会因为私事耽误查案。可是秦明的情绪并不稳定,现在这个情况确实不适合让他们见面。李大宝花了几秒时间回顾了一下自己的二十几年人生,她敢断言这是自己遇到过的最让人头疼的事情。

  突然,李大宝听到了林涛的铃声。林涛的声音渐行渐远,她的一颗心暂时放回了原位。她跟着秦明上了楼,悄悄给林涛发了一条短信解释了一下目前的情况。然后收回了自己的注意力,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里。

  林涛刚跟痕检员简单交代完访问的结果,电话就来了。

  屏幕上闪烁着:宝宝。

  林涛啪地捂住自己的眼睛,感觉脑门头疼欲裂,“差点忘了我还有个女朋友……”他叹了口气,接了电话,声音却失去了以往的讨好:“喂。”

  “林涛!”尖锐的声音猛地刺入林涛的耳膜,“你怎么又不接我电话!”他忍不住把手机拉远了一些。

  “……抱歉。”

  “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吗?”对方降下音量,冷哼一声。

  “抱歉,我最近事情很多。”林涛用手抹了一把酸胀的双眼说道,“朋友出了事,我走不开。”

  “朋友?……是那个叫秦明的法医吧。”

  林涛突然听不出她的情绪了,这是消气了还是更生气了?说实话,他现在完全没有多余的精力去讨论这些,只想赶紧结束对话:“是。”

  “……”

  沉默了一会儿,电话突然就挂断了。

  林涛被这突然的事态发展弄得哭笑不得,他无力深究,更没有拨回去的念头。女朋友莫名而来的脾气也不是一天两天,回头哄哄就没事了。他正转身进门,一条短信就跳了出来。林涛快速扫了一眼,愣在了原地。

  秦明来了?!他不好好在家休息来干什么?!

  林涛的大脑极速转动,运算着各种情况,最后还是决定工作为重。但是为了秦明的情绪稳定,他打算尽量不要和他面对面接触。林涛捧着手机,感谢它的存在。

  电话万岁。

  为了不让秦明起疑,林涛决定现在给他打个电话。他跑出房子,拨开神色各异的围观群众,走到一个死角拨出了秦明的电话。

  “我是秦明。”秦明的声音在那侧响起,林涛觉得自己跳得低沉的心突然获得了新鲜血液,突然,跳得明艳了。嘴角不自觉地上扬,林涛开口:“老秦,昨晚睡得好吗?”

  “嗯。”秦明应付了事地发了个声,接着开口,“问出什么了吗?”

  “刚刚确认了死者身份。女性受害者名叫林翠翠,是村长林学农的女儿,家庭主妇。男性受害者是她的丈夫,叫周杰君,是个村官。那个男孩子是他们的儿子,叫周洲,上周刚满两岁。村长和他的妻子正在外地旅游,他们在往回赶。我刚才简单地看了一下现场,目前也不能排除仇杀。”林涛声音放轻了些,“现场的状况……老人家可能会承受不了。”

  “……只能由我们来还死者和死者家属一个公道了。”秦明说,“你接着忙,我看看尸体,等会儿打给你。”

  “好,那我就按照激情杀人和仇杀这两条线查下去了。我先去查查他们家的人际关系网。”

  “嗯。”说完,秦明挂了电话。他收起手机,深吸一口气,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顺着小黑的指示,秦明和李大宝看到了现场。李大宝看了一眼,忍不住回过了头,不愿再看。秦明深呼出那口气,迈开步子走向尸体。

  秦明先是看到了躺在地上的林翠翠。她身着居家睡衣,尸体呈仰面平卧状,头朝着楼梯的方向,手无助地伸向外,似乎是求救的姿势。而让人惊恐的是,她的面部已经不似原本的娇俏了。只见无数刀痕纵横在她的面部,整个颅骨都塌陷了下去,血浸满了她的脸部,再环绕着她的头部形成了血池。

  哪怕是见过各种现场的秦明也顿了一顿。

  四周有点点血滴,可以判断是在挥刀的过程中形成的。跟着滴落的血迹印记,秦明来到了男尸周杰君面前。他躺在床上,面部同样严重被毁,双脚顺着床边下垂,白色的床单上显现出了明显的搏斗痕迹。男尸双脚下垂,所以可以看到明显的尸斑。紫红色的尸斑沉积在脚部,已然是大片融合的状态了。

  “初步判断,死亡时间大概在十五到十八个小时之前,也就是昨天下午的四点到七点之间。”秦明蹲下来,观察了一会儿说道,“范围还是太广了,看来我们需要检查一下胃内容物,给出一个更准确的时间。”

  说完,他站起身来,走向最后一个受害者。

  那是一个年幼的男孩。他身着一件印着海绵宝宝的黄色上衣,衣服上的海绵宝宝鼓着脸颊露着大板牙,笑得天真。血迹就顺着孩子脸上的伤口渗透了那件明黄色的衣裳。孩子肉肉的小手垂在床边,向着爸爸的方向。他的面部已经看不出原本的样子,只有右眼完好地半睁着,浑浊的瞳孔仿佛在眷恋着这个他还不熟悉的世界。

  秦明面无表情,在孩子的小床前站得笔直,半晌伸出了手,却在快要触碰到孩子的眼睛时停了下来收回了。

  “……连两岁的孩子都不放过。”李大宝情绪复杂,一副要爆发的样子,“这个禽兽!”

  整个屋子里都安静了下来,所有的警员都停了下来,无一不是悲愤交加的表情。但很快,他们就又低下了头,继续手头的工作。毕竟再多情绪都抵不过一份可以定罪的证据来得实在。

  唯有秦明站在那里脸上看不出情绪,显得格格不入。不过秦明本就不是一个情绪外露的人,李大宝也就没有多想。

  冷却了一下情绪,李大宝接着说:“三人都有面部损毁严重的情况,果然是仇杀的可能性很大。一般来说,损毁面部都是为了防止被害人的身份暴露,但是这个明显就是第一现场,没道理啊。”她看向了还放在原位的凶器,“更何快作案工具是林翠翠家的菜刀,目前来看,应该是熟人作案,而且是没有准备的激情杀人。”

  “确实不排除仇杀的可能。”秦明说,“林翠翠的父亲是村长,丈夫是村官,看他们家的装修,有很大可能贪污受贿。这种人与人结仇并不奇怪。”

  李大宝见自己的想法被肯定,跟着点了点头。

  “但是,”秦明接着补充,“毁坏面部除了模糊被害人身份和仇杀之外还有一个可能性——精神病杀人。”

  李大宝的心瞬间漏跳一拍。


TBC

评论(6)
热度(109)

© ▲那吉先生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