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秦林】坠向大地(7)

-坠向大地第六章

-老样子前文移步主页w

-哇我好勤奋,表扬一下自己。

-终于让林涛出现了好不容易!!恋爱谈起来!(突然兴奋)

===============

第七章

  待李大宝走近,电钻声又忽然拔地而起,吓得她伸手捂住耳朵。而秦明身边只有两具尸体躺在那里,秦明背对着她,一束光从上方打下来,竟是把整个空间都映衬得阴冷可怖。

  自言自语而已吧。李大宝耸耸肩,走上前去。

  “老秦。”她看秦明没有回头,接着说道,“我发现了一个疑点。”

  “你来得正好,我也有很多疑问。”秦明放下手中的解剖刀,回过头去盯着李大宝看,“如果你很恨一个人,恨到要毁了他的容,让他痛苦死去的程度,你会用同样的心力杀了他的家人吗?”

  “如果我只是单独恨这个人的话,那我肯定不会,多费力气啊。”李大宝歪头想了想,得出了结论。

  “那这就很奇怪了。”秦明沉思,“孩子总共有多少创口?”

  “四十三条。”

  “女尸有四十七条,男尸有四十八条。”秦明指了一下女尸,又指向了男尸,“他们都遭受了差不多的待遇。男性有反抗的痕迹,女性有逃跑的痕迹,多一些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他跟孩子有仇的可能性非常小,为什么孩子也有这么多的创口?”

  “我觉得仇杀有太多疑点。”李大宝避开了秦明的问题,把相机举起,戳了戳屏幕,“你看这张照片,这个创口很奇怪。”

  “……短了一截。”秦明皱着眉头,“为什么?”

  “我也在想,但是想不通啊。”李大宝说,“凶手每一下都砍得非常用力,我不觉得他会手下留情。”

  秦明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突然灵光一闪,猛地转身走到两具成年尸体边上,蹲下身观察了起来。李大宝赶忙凑上去看。秦明用解剖刀指着一条创口,恍然大悟状,眼睛不知道看向哪里轻声地说了一句:“原来你是这个意思。”

  “嗯?”李大宝没听清楚,茫然地看了看秦明。

  “没事。”秦明回头看了一眼李大宝,“拍照。”接着转而去看那具男尸,同样找到了几条相同的创口。李大宝翻看着照片,电钻声沉寂了下来,静谧的氧气涌入她的大脑,让一切都清晰了起来。

  她看向秦明,激动地说:“我知道了!这次的作案工具不止一个!菜刀长度在17.5厘米左右,这个作案工具则是10厘米,凶手用菜刀砍击死者面部是为了掩盖第一个作案工具。那么第一个作案工具应该非常容易被甄别,应该是非常有辨识度的工具!”

  “也就是说凶手是在使用了第一个作案工具之后,发现有暴露的可能,才用菜刀覆盖了原本的刀痕。那凶手有很大可能是自带工具。看来可以告诉林涛,激情杀人的可能性很小了。”秦明说着,拿出了手机。他正要开锁,林涛的名字就跳上了屏幕。

  “我是秦明。”

  “老秦,我们按照你说的去查了遗失物品,你猜怎么着?果然被你说中了!”林涛声音拔高,“但是遗失的东西都非常奇怪,都不怎么值钱啊,林翠翠的珠宝都完好无损。”

  “都有什么?”秦明问。

  “我看看。”电话那头传来纸张的翻页声,“有孩子的胎毛所做的胎毛毛笔,一个相机,还有一堆乱七八糟的,最值钱的就是孩子的脚丫印了,因为底盘是纯金的。相机之类的都可以理解,但是偷孩子的胎毛毛笔也太变态了吧。”

  “我们刚刚推翻了激情杀人。”秦明说,“照这么看,精神病的推论可以站住脚了。”

  他接着说:“从遗失物品来看,他没有准确的判断力,他并不知道哪些是贵重物品,哪些不是。除此之外,我们还发现了几个短一点的创口。”

  “短一点的创口?”林涛重复道,“什么意思?”

  “这意味着,还有另一个无法特定的作案工具。”

  “真的假的!?这是个大突破啊!你等等我这就过来!”林涛激动地说完,猛地挂了电话。待他放下手机,很快就反应过来,后悔了。他赶紧给秦明拨了回去:“抱歉啊老秦,我可能走不开。我还是派小黑去吧。”

  “……没事。”秦明犹豫了一下说道,“别派小黑了,叫那个张涛过来吧。”

  林涛心里咯噔一声,突然翻滚而来的苦涩让他感觉喉咙发疼,说不出话来,半天才挤出几个字:“嗯……行啊。”他的手颤抖着,力气一下子就松了,垂下手按下了通话结束键。小黑奇怪地看着他,问道:“林队,你没事吧?”

  林涛摆摆手,拿起外套双手一翻,潇洒利落地披在肩上,拿起资料就走。临走前还不忘交代一句:“我去一趟秦科长那里,他们有新进展。”

  林涛说得义正言辞,只待他在噪音轰鸣的殡仪馆门口站定时,才感到不可控制的心慌意乱席卷而来,就像是暴风雨前的海浪扑打着沙滩那般猛烈。他手臂上的鸡皮疙瘩窜起,下意识缩了一下身子。

  宝宝来电。林涛看了一眼,叹口气直接摁了锁屏键,假装没有看到。

  他抬头看天,厚重的阴云一片一片慢慢靠近,聚在一起盖在林涛的头顶上,正好压住了他的喉管一般,让他呼吸都困难。仿佛逃跑一样,他赶紧走进了殡仪馆里。似乎是天气问题,所有的施工都暂时停止了,整个殡仪馆恢复了它该有的宁静。

  林涛听着自己的脚步声,听着从那头传来的秦明的声音。那边就像是有个可以控制人心魄的魔物一样,牵引着他的步伐,让他一步一步朝着既定的方向走去。

  “秦科长。”林涛在五米远的地方停下来,低下头,下级的姿态摆得正正好。秦明则看都不看他一眼,依旧蹲在地上研究尸体。李大宝已经不在这里了,估计是回去工作了。

  半晌,他才想起来林涛:“张涛,你过来一下。你觉得这种短创口是什么造成的?”

  他走过去,蹲在秦明身边,仔细地观察。

  “首先可以排除所有的小型刀具了。”林涛说着,比划了一下,“小型刀具没办法造成这样的伤害,一般都是插进去,不会造成10厘米的大面积创口。按照现场的血迹运动痕迹来看,应该是可以挥动的工具。”

  “例如?”秦明看向他。

  “例如……斧子。”林涛小心翼翼地给了个例子,“我也不知道,这还需要对比。”

  “10厘米的小型斧子……很有可能。”秦明唰地站起来,“看来我们需要找齐市面上的斧子,来做创口对比了。走吧,出去一趟。”跟李大宝打过招呼后,两人一前一后无言走着。正准备走出殡仪馆,只听一声雷响,大雨坠下,像是从天上洒下了一把刀片,让秦明生生停住了他的脚步。

  秦明不由自主地后退一步,一颗汗珠从脖颈处滑落,融入了他的衣领里。他全身发颤,双手握拳指节红中泛白,似乎还隐隐传来了牙齿的碰撞声。

  林涛看着秦明慌张的样子,难以自抑地走上前,伸出一只手捂住秦明的双眼,头轻轻地搭在他的肩膀,从背后虚环着他。

  “我在呢。”他这么说。

  秦明只感到热度涌进了浑身上下,雨声从耳蜗里消失,只有那人的声音无限放大。


TBC

评论(6)
热度(100)

© ▲那吉先生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