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欢迎登机

-在飞机上写的。
-不太意识流的意识流小说。
===========
欢迎登机
  
       速度:842公里/小时。
  高度:10972公尺。
  机外温度:-51摄氏度。
  
  饭菜的味道飘来了。
  我有点反胃,在座位上看着空姐越走越近,也没能下个结论。吃还是不吃,似乎是个难解的千古难问。
  飞机上的食物总是这样。不知道是份数多还是刻意而为,只要一加热,食物的味道就迅速扩散,灌入鼻腔冲进嗅区,占据我全部的神经。然后我的全身就开始警惕,开始反抗,从胸腔难忍的恶心开始。
  越是接近,我就越是纠结。毕竟是长达十二个小时的国际飞行,我觉得我的胃挺不过去。吃一点吧。我想着。
  “请问您要咖喱鸡还是牛肉?”一口京腔的空姐推着餐车站定,连微笑也懒得给全。
  我选了咖喱鸡。
  并不是因为我喜欢鸡肉胜过牛肉,而是因为我不喜欢牛肉的不确定性。为什么咖喱鸡就是说明了的,牛肉却没有?黑椒牛肉,咖喱牛肉,差别大了。
  我接过餐盘,礼貌地道了声谢。咖喱鸡的味道已经非常浓烈,让我难以忽视。我打开主食的锡箔纸盖,咖喱鸡露出了它的全貌。
  米饭使用了细长的香米,里面掺杂着一种不知名的香料,印度风味的咖喱里常见的那种。我叫不上名字,但是我的味觉已经自动给了我反馈。仅仅是看着就感到一股香料的味道在脑内扩散开来。我耸了耸鼻头,确定了这是印度风味的咖喱鸡。
  米饭的左侧摆着色泽浓郁的黄油鸡,闻起来还不赖。
  我曾偶遇的一个印度餐厅老板说过,黄油鸡这种菜品完全就是为了欧美人的口味创造的,真正的印度菜根本没有什么鸡肉咖喱,都是素的。但我觉得不能跟飞机餐计较这个,毕竟很多印度餐厅都有黄油鸡,虽然它不正宗,但却已经代替素咖喱成为了人们心中的印度菜。
  黄油鸡上载着几粒青豆,青豆上裹着的酱汁颜色很深,似乎跟黄油鸡不是一种味道,让人不安。
  左边摆着一个全麦面包,说实话,飞了这么多次,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全麦的面包。我感到这次的晚餐有了一点盼头,因为我喜欢全麦面包。
  餐盘的左上角放着一盘蔫蔫的蔬菜沙拉,说它不新鲜似乎有点过激,可能是拌了沙拉汁的关系,卖相是差了一些。里面还埋了一颗樱桃番茄,上面摆着两片香肠。这是我喜欢的一道菜,算是符合我健康饮食的标准。
  最后是一块长相可疑的甜点。它是最难懂的,因为从外表根本看不出它是什么蛋糕。我想着要研究一下,但是最后还是放过了它,反正我本身就没有吃的打算。
  本想要杯咖啡,但是我在这方面吃足了教训,现在已经认清了一个事实:机场和飞机上是没有好喝的咖啡的。于是我就要了杯水了事。
  我的右边坐着一个长相艳丽的姑娘。要我评论,实在是说不上漂亮。我喜欢那种英气的美感,而这个姑娘过于挺俏的下巴和鼻子显然称不上英气。而有些事情不便评论,点到为止。右边姑娘浓重的香水味时不时飘来,这次刚好混着菜肴的味道,我干呕了一下。
  她看起来脾气不是太好,我就不敢多喝水,免得常跑厕所招惹到她。她一上飞机就开始睡觉,搞得我动一下就觉得有些不太好意思。我干脆不做他想,老老实实地看了半天书。
  我是个爱吃的人,但是我很难得的觉得吃饭的时候这么难熬。
  我左边坐了两个人,紧挨着我的是一个中国姑娘,我不敢多瞧,但从余光瞥到的信息判断,姑娘长得很是清秀,讨人喜爱。再往左坐着一个金发的外国小伙,从长相来看是个可靠的人。
  右边无言以对,左边到是相谈甚欢。左边姑娘操着一口还算流利的英文和金发小伙攀谈,聊得开心。我无意间听到了些,就忍不住接着往下听。
  就像是看了一个故事,不好看,但是就是要知道结局的那种执着。我也不看他们,就一边吃一边听着。
  与人相识之初所能聊的东西似乎总是有限的,无非就是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然后再是工作学校家庭背景。人类的脑子好像已经适应了这样的社交活动,变得很会对付这样的情况了。
  如果两人有共同点,那自然好。如果没有,那话题可能就会在某一处戛然而止。就算俩人有再接近的世界观,人生观,也没有机会触碰到这么深层的东西了。这似乎也称得上是一种对缘分的考验。
  我还是先吃了一口黄油鸡。口感浓郁,有股奶香,整体而言不算太糟。米饭就是很普通的味道,煮得粒粒分明,只是偶尔嚼碎的香料味道冲鼻,混合着黄油鸡,倒也算是一种不错的融合。
  我揭开了沙拉的透明保鲜膜,先是尝了一口香肠。不像是萨拉米香肠,但也不似混合了很多淀粉的那种,处在一个不好吃也不差劲的尴尬位置。小樱桃番茄倒是不错,沾了点白色的沙拉汁,酸咸混合意外的味道。但这说到底就是一颗未加工的小番茄罢了,不能决定一顿飞机餐的水准。
  沙拉让我大失所望。可能是我对于胡萝卜丝的微妙感情所致,也可能是沙拉汁难以言明的口味,沙拉跟我脑中所想的相差甚远。
  我还是不知道蛋糕究竟是什么,听左边姑娘的分析,可能是芝士蛋糕。可它长得一点都不像啊。我心里忍不住反驳一下,虽然我没有吃,但是并不影响我的判断。毕竟那块蛋糕是棕色的,有违我心中对于芝士蛋糕的一般认知。
  我忍着反胃的感受吃完了油腻的黄油鸡,也尝试了一口小青豆,果然味道诡异,有股难以形容的腥臭。之后的旅途我都有些难受,估计就是它的错。
  我将面包作为我餐点的结束。全麦面包的小麦香气暂时压下了一切的不适,让我在这狭小的机舱环境里感受到了一闪而过的幸福感觉。那种被人围绕的压迫感一瞬间消失殆尽。
  但在餐盘被收走的那一刻,长期垂下的不舒服的脚,难以伸展的腿和饱受压迫的腰部又清晰了起来,告诉我目前的处境。
  我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后座屏幕上蓝底白字,显示着四个字:欢迎登机。

评论(7)
热度(6)

© ▲那吉先生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