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秦林】坠向大地(8)

-坠向大地第七章

-既然flag拔了我就不写林秦短篇了(突然可爱.jpg

-我还是觉得自己很棒棒的!

-想要评论!炸裂想要(突然兴奋.jpg

=================

第八章

  秦明突然回过神来,从林涛的怀抱里挣脱。他陌生的眼光让林涛忍不住发笑。

  自己现在是张涛,不是林涛。

  自己现在是张涛,不是林涛。

  自己现在是张涛,不是林涛。

  林涛默念了三遍,以此警示自己。他顺势后退了一步,双手半举着,嘴角绷得僵直:“对不起秦科长,刚才……冒犯了。”

  秦明看了林涛一眼,然后转过了身,留了个后背给林涛,也避开了和雨水的接触。他依然发着颤,林涛再度担心了起来,却什么动作都不敢做了。

  尴尬的气味在潮湿的空气中散开。秦明对此无动于衷,林涛跟秦明在一起的时候从未尴尬,这是第一次,他竟然不知道要如何打破僵局。

  “下雨了。”林涛干巴巴地说着,“两个人都淋雨挺麻烦的,要不我一个人去吧?”秦明似乎在思考怎么回应,林涛接着说道:“秦科长应该还有解剖工作要做吧?找斧子的事情我一个人就可以了。”他屏住呼吸,等着秦明的回应。

  只见秦明快速地点了点头,皮鞋踢打着地面的声音很快就消失在了走廊尽头。

  “真走啊。”林涛苦笑一声,无奈地耸耸肩,穿进了大雨磅薄之中。

  李大宝正在解剖尸体,就见秦明冷着脸回来了,于是问到:“怎么回来了?不是说要找斧子做创口对比吗?”

  “张涛去做了。”秦明简单答复,他在边上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手里握着纸笔。

  李大宝看了一眼窗外,才发现外面下着大雨,想到秦明那所谓的“雨天过敏”,也就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她背着秦明翻了个白眼,接着手头上的工作。

  秦明开始涂涂画画,还时不时到尸体边上看两眼,似乎是在参考。

  李大宝好奇地一瞥,还没看到就被秦明挡住了:“没完成呢。”他拎着李大宝的衣领,冷冷地说。

  李大宝忍着好奇心做着手头的工作,她正在取出胃内容物,计算死亡时间。

  “根据胃内容物的消化程度来推算,死亡时间应该在末次进餐一个小时后。胃里有番茄,鸡蛋和蔬菜,还有面条,看来是吃了打卤面。”李大宝伸着头用力地吸了一下袋子里呕吐物一样的东西,“林涛走访调查过了,林翠翠家吃饭非常准时,基本都是在六点左右。如果以这个时间为准,死亡时间也就在7点钟前后。”

  “还是太奇怪了。”李大宝抓了抓头发,说道,“七点虽然天已经黑了,但是显然不是盗窃的最佳时期,毕竟没人会在那个时候睡觉啊,这样的话他要冒很大的风险。”

  “确实说不通,不过如果是精神问题严重的人,也不是没有可能。”秦明想了想,打开手机翻到地图,“我们一直都默认凶手是这个村子里的人,现在可能需要转换一下思路了。”

  “什么意思?”

  “七点这个时间太早了,不符合一般入室抢劫案的规律。凶手如果是兆湘村的人,根本没有必要。而如果他是邻村人,就很有这个必要了。”秦明说着打开了手机上的地图,用指尖点了点屏幕,“兆湘村附近有好几个村子,雁山村,秀林村都是距离相对比较近的。但是村子中间都隔了荒山,没什么人。听说半夜还有野生动物出没。如果他是邻村人的话,就很有必要早早解决,避免在大半夜自己走山路了。”

  “逻辑上是合理的。”李大宝沉思了一下,“但是工作量太大了,我们的这个推论会让林涛疯掉的。”然后她小心翼翼地看了秦明一眼。

  “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可能性。”秦明说着,又在纸上画了几笔,“你给林涛打个电话告诉他准确的死亡时间。”

  现在已经下午了,他们两人都肚子空空,秦明和林涛可能无所谓,但是李大宝却忍受不了空腹的折磨。她的肚子不合时宜地叫了一声,秦明看她可怜兮兮的样子,只好放行:“去吧。”

  得了师傅的令,李大宝兴奋地站起来活动了下筋骨,边脱防护服边说:“那我就去吃点东西,也给你带点?”

  秦明无言地点点头,摆摆手。

  待到李大宝消失,秦明看着纸上的图画,喃喃说道:“是这样吗?”他抬头看向眼前,伸出一只手呈手刀状挥向半空,然后停下,再如此反复。

  林涛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一幕。

  林涛两手拎着两个鼓鼓囊囊的蛇皮袋,不敢上前,一时竟然也忘了手上的重量。他站在秦明的身后,看着他仿佛魔怔了一样,不停地挥手再收回。他觉得秦明反复的动作就像打在了他的心上,心脏部位的肌肉不自觉地收紧了一下。

  多年来的办案经验所练就的直觉告诉他此事不妙。他现在只想赶紧了结了这个案件,带着秦明去看医生。他的状态一刻都不能再等了。

  这么一想,林涛就条件反射般地责怪自己无能。他并非不知道这不是自己的错,但是看着案件止步不前,毫无进展,罪恶感和无力感就席卷而来,像是夜半时分的大海,寂静而深不见底。就算想要扬帆,也不知道该指向何方。

  他突然觉得自己就像个废物。

  林涛绝不是个懦弱的人,他也清楚自己的斤两还算厚实。通常他都是抱着十成十的自信,认为无论花多久的时间,真相总会自他之手被挖掘出来,昭告天下。这一次,他却失去了探索真相的耐心,也失去了安抚自己的耐心。

  为什么还没破了这个案子?

  林涛这样质问自己。他烦躁地想要抓头,下意识双手一松,沉重的蛇皮袋坠落到地上,沉闷的碰撞声在整个空间里回响。

  秦明听到身后的声音,转头去看他。

  就这一眼,把林涛从自我厌恶里拉了出来。

  林涛身体轻微地晃着,几度想要弯腰捡起蛇皮袋,却被秦明直直的眼神钉在原地。

  “小心一点。”沉默了半天,秦明蹦出这么一句话。

  林涛入迷地看着秦明紧皱的眉头,弯起了嘴角。

  “嗯。”

  他听见自己如此应到。


TBC

评论(12)
热度(79)

© ▲那吉先生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