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条裙子

-开一个短篇系列,应该会叫它:一系列。

-要为初恋企划写的那篇也是这个系列里的,目前暂定名字为《一支口红》,高中女生们的故事。

-篇章之间可能有联系也可能没有,但是都可以独立阅读。

-有可能完结也有可能接着写的一篇。

==================

一条裙子


  我很少买新衣服。

  这跟节俭没有关系,只是单纯的买不起。

  我也很想买新衣服,可我连饭都快要吃不起了,买新衣给谁看呢?我就只能在橱窗外看一看,想象一下自己穿上的样子。可是我相貌不怎么样,顶天是个不丑,身材也被生活折磨到走形,穿上了估计也吸引不了谁的眼球。我估摸着还会有人笑,说我丑人多作怪。

  但是当我拿到那一纸入职通知书的时候,我知道我必须要破费了。

  我抖抖霍霍地揣着钱包,去市中心的商业街买衣服。店里的小妹热情地推销,说他们这是古驰的尾单,是好东西。我不知道古驰是什么牌子,但是我看着那条深绿色的丝绒连衣裙在姜黄色的灯光下反射出的纹路,我就打心眼里喜欢,就想要拥有。

  小妹翻出标价牌,四位数刺得我眼睛都疼。

  但是我还是咬了咬牙,掏出了钱包。刚掏出钱包,小妹就开心地叫了一声,吓了我一跳:“哎呀,你的钱包也是古驰的呀。”我看她眉毛上挑,阴阳怪气的,只能讪笑着点点头。

  现在的网上支付我不是行家,不太懂,只好抽出一打新鲜出炉的一百元纸币。

  小妹笑得眯起了眼睛,伸手抓过我手上的钱,拽了一下我才松手。

  我好久未曾摸过这么厚的一百元纸币了,上次摸到还是给远在故里的老母亲汇钱的时候。不知是不是我命苦,手上的钱总是拿到了,很快就又要溜出去。这次也是,十分钟前才刚取的钱,这么快就花出去了。

  但是,我觉得值。

  我买了一件衬衫,一身黑色西装和那条深绿色的丝绒连衣裙。

  我还是那个丑陋不堪的我,但是光是拎着这个纸质的购物袋,我就感觉步履轻盈,路人们的眼神也友好了起来。我突然就觉得自己融入了这个城市,这个过于快速的城市。

  刚回到家,我就迫不及待地钻进自己的房间,对着我那面小镜子,反复地欣赏那条裙子。它跟我身上破旧的灰色开衫形成了鲜明对比,我看不下去,赶紧脱了这件衣服,穿上了裙子。

  我从不知道自己可以这么好看。

  我就像是不认识镜子对面的这个人一样,一遍一遍地看,一遍一遍地抚摸裙子的纹路,感受它的丝滑。差点就看到忘记了时间。

  明天就是上班的日子了,我看了看裙子,又瞄了一眼西装,决定在裙子外面套上西装外套去上班。然后我找出了五年前买的连裤袜,把他们规规整整地叠好。

  第二天我起了个大早,借用了室友的化妆品,虽然不太娴熟,却也画了个称得上是体面的妆。我穿上自己梦寐以求的裙子,披上外套,穿上黑色的连裤袜,脚踩一双棕色的平底鞋。人生第一次,抬头挺胸地出门了。

  地铁还跟从前一样,很挤。人就像是等待装罐的吞拿鱼,在流水线上乖乖等着,罐子一来,就一股脑地全塞进去。我还是被挤得头晕,但是却感觉自己从一条低级的吞拿鱼变成了高级一些的品种。

  周围少了一些刺眼的目光,我还有些不太适应。

  下了地铁,我跟着人流找到了自己的新职场。

  那是一栋高耸入云的写字楼,通体是蓝绿色的反光玻璃,在阳光下照射出周围的景色,显得非常大气。周围所有的大楼都非常豪华,但是无论哪个都无法掩盖它的风采。

  它的正门口印着四个金灿灿的大字:信忠大厦。

  我在这排字下面站了足足有五分钟,被震撼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身边漂亮的姑娘,或是帅气的小伙子都熟视无睹,一个个低着头涌入写字楼。我抬手看表,发现离报道时间还有五分钟,于是赶紧进了楼。

  楼里的阵势吓了我一跳。只见一楼挤满了人,有序地排队坐电梯。电梯分了好几个,分别标着不同的楼层。我回忆了一下自己的楼层,是61层,于是赶紧到对应的电梯去排队。等排到队上了楼,已经迟到了十分钟了。

  前台小姐等在“瑞生律师事务所”这几个大字下,看着我急急忙忙的样子,不耐烦地瘪了瘪嘴:“您迟到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点头哈腰,“我不知道上个楼还要排队。”

  她一听似乎更加火大,直接翻了个白眼,然后带我去办理入职手续。合同书我看不出个花样来,随便一签就给了她。

  “这里有所有你需要的东西。”前台小姐边说边用食指卷了卷发梢,“有什么问题再来找我吧,反正我就在那儿坐着。”

  我点了点头,进入了那间基调有些阴暗的房间,拿出了我需要的东西后关上了门。

  门上的牌子是银色的,上面印着三个黑色的小字:储物间。


TBC or END.

评论(1)
热度(11)

© ▲那吉先生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