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秦林】坠向大地(9)

-坠向大地第八章

-有些事情还是讲讲清楚比较好:

-这两个人无差,我从不分攻受。并且这篇文基本上没有任何需要预警的。

-以上。

-估计快进入主线剧情啦。开心。

===================

第九章

  林涛把蛇皮袋捡起来,拎到秦明脚下:“就是这些了,我排除了所有过大的斧子,只留下了这些小的。”秦明拉开袋子看了看,拿起一个仔细观察了起来。

  “每个斧子的弧度重量都不太一样,手柄的长度也决定了下手的力道。”林涛说着,拿起一个斧子单手掂了掂,然后反手一甩挥了挥斧子,“只能一个一个试。”

  两人回到了秦明解剖的地方,秦明拿出刚才涂画了半天的草稿,说:“我大概模拟了一下斧子的形状,弧度,长度,大概应该就是这样的。”他穿好了防护服,也给林涛递了一套。

  林涛伸着头看了看,一边穿一边说:“看来我们要找的斧子应该是平的,只有两边微翘。”他打开蛇皮袋翻找,扔出了一些弧度优雅的斧子,“这些可以排除了。”

  秦明清点了一下剩下的斧子:“还剩三十一个,开始吧。”

  这其实是个巨大的工程。因为他们用于测试的是猪肉,本身和人的面颅有些差距,结构硬度都不一样,所以需要细致入微的观察才能确定。于是两人就交换着来,先是林涛来甩斧子,秦明猫着腰在一旁观察。

  “这个斧子的着力点太靠前了,不对。”秦明站起身来,双手叉腰,“换下一个,我来。”他拿过一个斧子,林涛自觉地走到边上,学着秦明的样子弯腰凑近观察。

  秦明挥斧,林涛看了半天,失望地摇摇头。

  两人就这么交替着来,倒是也不觉得累,就是反复如此难免让人烦躁。做着做着,林涛都怀疑这些斧子所留下的创口是一样的。要真是如此,那他们的线索就又要断了。

  林涛看秦明摇了摇头,叹息着放下手里的那把,将下一把斧子递给他。

  秦明稳住身子,双手举起斧子,吸气,然后手重重地砸下。斧子的刀面没入猪皮,再深入到肉里,柔软的触感太过真实,秦明双手颤抖。突然他就觉得凶手和自己重合了,变成了一个人,仿佛有灵魂进入了自己的身体,控制着自己犯下罪行。他的耳边出现了女人的声音,她叫着:“你为什么要杀我……放过我的孩子吧,我求求你了……”

  “我是这么死的,你看看我,我是这么死的。”女人的哭号转向了秦明本人,转向了他的灵魂。

  林涛见秦明突然停下来,双眼直直地盯着面前插着斧子的猪肉,一动不动。

  “……秦明?”林涛唤他一声,秦明也没有反应。

  林涛赶紧站起身,眉头皱紧,手在秦明面前挥了挥:“秦明?”他无法克制自己脑内溢出的负面思维,所有理性的声音都无法成为主导,都只是无用功,只有可怕的,未知的妄想开始在这温床上滋生,扩散,逐渐占据了他的大脑。

  医生不是说秦明的精神分裂只是前期吗?

  医生不是说还有挽救的机会吗?

  秦明……还是秦明吗?

  秦明在林涛的呼唤之下毫无反应,只是举着斧子,瞪着双眼眉头下压,眼神凶狠地盯着眼前的猪肉。

  “秦明!”林涛摇着他的双肩,“你清醒一点!你看看我!我是林涛啊!”

  “……”秦明木讷的表情出现了一丝裂缝。

  “秦明?”林涛松开他的肩膀,小心翼翼地问。

  “……林涛?”他仿佛是刚睡醒的状态,朦胧地眨眨眼,双手松了力气放开斧子,林涛眼疾手快地弯腰接住。

  “秦……秦科长,你没事吧?”林涛身子扭曲着,一着急,差点咬破了自己的舌头。

  “我怎么了吗?”秦明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林涛别扭的样子,又转而看向自己什么都没有握住的手掌。他低着头,脸上挂着林涛读不懂的表情。

  是在思考吗?还是在害怕?

  林涛只觉得自己对于秦明的理解都毁于一旦,他现在再也不敢笃定地说自己懂他了。

  他不敢说话,等着秦明先说。

  结果秦明只是一言不发地将林涛手上的斧子拿了过来,把它从猪肉里拔出来,自己蹲下去观察创口。半晌,他抬起头,脸上的表情已经变成信誓旦旦的样子:“就是这个。我们找到凶器了。”

  林涛赶忙低头去看,对比了秦明所画的图纸和尸体上的创口,他惊喜地感叹:“真让我们给找到了!”

  他拿过斧子,仔细地观察了一下:“这是小型消防斧,消防员出任务随身携带的那种。我去联系一下消防局,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线索。丢了一个斧子应该会记录在案的。那你……?”

  “我留在这里接着做尸检,说不定会有更重要的线索。”秦明淡淡地说着,林涛虽然不放心,却也只能点点头。

  “那你吃点东西啊。”林涛嘱咐着,边说边脱防护服。见秦明只是低头看报告,他忍不住又叮嘱了一遍:“不好好吃饭对肠胃不好。”

  秦明不为所动,只是挥了挥手。

  林涛眼前出现了几天前的画面。那时候秦明还认得他,他也是这么不耐烦地挥挥手打发他的。这两个场景突然莫名的就合二为一了,让林涛晃了神。

  赶紧解决案子,赶紧带秦明去看医生。

  林涛走了,他是急匆匆地逃走了。他也不知道,他是想要逃离什么。

  秦明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尸体上,没有注意到“张涛”的异样。他再度检查了尸体身上的创口和伤痕,完全忽视了自己身体上的饥饿。

  李大宝回来的时候,安静下来的走廊里正回响着秦明肚子的叫声。

  “我带外卖回来了,饿坏了吧老秦!”李大宝豪爽地把外卖往地上一甩,随即又心虚了起来,“抱歉啊老秦,这附近鸟不拉屎的,我找了半天才找到一家农家菜。还挺好吃的,趁着还有温度赶紧吃。”

  秦明也确实是饿晕了,甚至到连饥饿感都有些模糊,感受不清的程度。

  他对食物很讲究,但是讲究归讲究,情况不允许的时候他也从不会挑剔。对他来说,食物虽然很重要,但是办案才是第一位的。说到底,食物的作用不过是果腹罢了。

  脱下防护服,叠好,秦明蹲在地上吃着小炒和米饭。

  “原来你刚才就是在画这个啊,可以呀老秦,没想到你还藏着这么一手呢。”李大宝穿上防护服,翻看着秦明画的图纸,“林涛刚才给我打电话了,说你们找到第一凶器了,还是消防斧。”

  “不是和他,是和张涛。”秦明咽下口中的食物,纠正道。

  “对……对对对,张涛。”李大宝吓得口吃,“我就是这个意思,口误,口误。”

  秦明没理她,接着吃。

  李大宝的电话响了,她一看上面的“林涛”二字,赶紧接了起来。

  “人抓到了!”林涛的声音高昂,那是胜利的音高。他那象征着凯旋的语句穿过了小小的手机,射入空气,钻进了秦明的耳朵里。

  秦明低下头,嘴角拉出了一个微不可见的微笑。

  对他来说,这是必然的结果。就像他一直信奉的那句话——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嫌疑人说要见秦明。”林涛的下一句话也准确无误地进入了秦明的耳朵。


TBC

评论(9)
热度(73)

© ▲那吉先生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