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秦林】坠向大地(12)

-坠向大地第十一章

-粉丝数又凑了个整,总觉得这速度上升太快,是不是谁给我买了僵尸粉(。

-谢谢大家厚爱!虽然写得不咋样(。

-差点日更!感动!我好勤快!

===================

第十二章

  回程的路上很是尴尬。

  林涛仗义地揽下了开车的活,而正打算坐到副驾驶上的秦明看见他上了车,立马拽着李大宝跟她换了个位子。他的举动让林涛很受伤,拉着脸狠命摁着方向盘。

  李大宝坐在副驾驶的位子,用她灵敏的鼻子闻出了空气里的不对劲。车内的状况让她如坐针毡,想劝也不知道从何劝起,最后干脆头一别,眼不见为净。

  林涛早早便查好了心理诊所的上下班时间,现在快点开,估计能堪堪赶上。心里着急,脚下油门更是踩得不留余地。

  “慢点。”秦明终于忍不住开口。

  林涛似乎是生气了,不回复他,却还是听他的降了速度。

  这次的案子算是个小小的奇迹,才不到一天的时间就抓住了嫌疑人,破案近在眼前。要是放在平时,林涛早就拉着秦明和李大宝去庆功了,可是这一次却只有疲累和心焦。这些情绪灼烧着他的心,让他暴躁。他在心里忍不住责怪秦明不懂他的苦心,理智上却又知道那不是秦明的错,如此反复,递增痛苦。

  只有一件事是他从始至终都认定的,不曾动摇半分:不能放弃秦明。

  林涛这么一想,脑中所有的杂念突然就不再缠绕着他,突然想法就清明了。自己要做得很简单,就是保护好秦明,不要再给他留下可怕的回忆。

  他捏紧方向盘的手松开,表情也缓和了。

  秦明似乎有所察觉,抬头看了林涛一眼。

  这个人始终让他觉得奇怪,无论怎么接近他,只要一分开,就会恢复陌生。再见面的时候,除了名字有印象,其他的感官都仿佛是初次见面一样。就连脸也只能模模糊糊认个大概。

  他到底是谁?张涛?

  可张涛又是谁?

  秦明举起自己颤抖的双手,轻轻搓动,往手心里哈气。不能再细想了,不要追究了。他无数遍重复着,这样告诉自己。既然林涛和李大宝都认可他的存在,他就是可信的,嗯,是可信的。如果连林涛都不能相信的话,那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将再无落脚之地。

  秦明也放松了一些,整个气氛缓和了下来。

  李大宝察觉到氛围的变化,转过头来看了看两人。她觉得自己被排除在外了,看了半天,愣是没看出两人是为了什么在闹别扭。突然就没事了?什么情况?她很是茫然,又不敢多问,只能憋着。

  李大宝不高兴,也就不说话。她沉默,那两个人就更不说话了,整个空间都是寂静的,像是一个移动的空旷宇宙。

  林涛这人怕静又好动,很快就受不了了,于是打开了广播。

  车里顿时充斥着电台主播沉稳的安慰声,女人抱怨的语调和愉快的背景乐。这些声音交杂着,添了些许人味,这段时间也就不那么难熬了。

  等他们到达了龙番市,天已经黑了。

  “还赶得上吗?”李大宝看看表,问林涛。

  “可以可以,就先把车停在这里吧,我们先进去。”林涛飞快地倒车,停稳。林涛和李大宝着急得很,作为当事人的秦明却不紧不慢地迈着步子下车,关门。

  林涛急得去拽他,脑中却突然蹦出一个疑问。

  秦明为什么会同意来看心理医生呢?

  时间紧迫,他来不及多想,只是拖着秦明跑了起来,惹得李大宝迈着短腿在后面边跑边骂。

  “你好,我们约了汪锐齐医师。”林涛说,“是用林涛这个名字约的。”

  前台坐着一个阳光帅气的小伙子,一身干干净净的白衬衫牛仔裤,笑起来让人觉得很亲切。他翻了翻电脑,看向秦明:“就是您是吧?我看病历上写的是秦明?”

  “对对,是的。”林涛替秦明回答道,“我们没晚吧?”

  “没事没事,前面一个病人还没走呢,汪医师可能还要十分钟左右。三位坐一下等一等吧。”他站起身,“喝点什么吗?”

  “我要杯水!”李大宝喘着粗气举起手。

  “一样。”林涛笑笑,没有拒绝。

  “不用。”秦明率先坐下,看也不看那小伙子一眼。

  小伙子似乎是见惯了各式各样的人,对秦明的态度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抿着嘴笑了笑,端了两杯水给李大宝和林涛。然后他坐回自己的位子,对着电脑敲敲打打,看看书。

  林涛和李大宝接了水就打算坐了下来等。李大宝占了秦明边上的位子,没给林涛留地方。没有地方坐,林涛只好跑到等候室的另一侧找了个位子,挨着一个毛发稀疏的男人坐了下来。

  “你好。”男人看起来兴致不高,却主动打了个招呼。

  林涛吓了一跳,但还是礼貌地打了个招呼:“你好。你是在等人吗?”

  “我等我老婆。”男人低头抿了口水,“你呢?你们一起的?不会是组团看病吧?”他说完,被自己逗笑了。

  “哈哈哈。”林涛抬手摸了摸脑袋,干笑两声,“没有,我们俩就是跟班,陪着来的。”

  “哦。”男人一脸了然,拽过林涛压低声音,“就是那个小伙子吧,看起来人模人样的那个。他什么毛病啊?”

  “没什么,就是点小问题。”林涛尴尬地笑笑,轻声回复。

  男人见他不愿多说,也没深究。但他似乎憋坏了,抓着林涛接着说:“我们家那口子得的病可严重了,她老是跟我说有个人跟她说话,命令她,让她去祭拜东边的神。她就离家出走,自己一个劲的往东边跑。我呢,就要一次一次地追她,把她抓回来,告诉她不是那么回事。”

  林涛愣愣地听着,不自觉地问到:“这个……这么严重啊?”

  “可不么!”男人一拍大腿,“精神分裂,大毛病,给我们家摊上了。”

  神经……分裂?

  林涛的瞳孔收紧,看了一眼对面端坐着翻看杂志的秦明,又悄悄凑近了些:“那可真是大毛病,能治吗?”

  男人突然沉默了,好半天都没缓过神来,抬手擦了擦眼睛。这么一个虎背熊腰的大男人,愣是哽咽到说不出话来。林涛只能无声地拍拍他的背,算是安慰。

  “对你朋友耐心点。”男人的情绪来得猛烈,边哭边说,“他可能脑子会转不过来,不是他的错。”

  “嗯,我知道。”林涛没有得到回复,但是他不敢多问。他已经知道答案了,何苦再多问一句,多伤害自己一次呢。

  明明他看起来什么事都没有。林涛观察秦明认真阅读的样子,想着。秦明怎么会疯呢?不会是假的吧?

  开门的声音打断了林涛的胡思乱想。

   “我老婆出来了。”男人站起身,扔了空纸杯,“小伙子,可别放弃你朋友啊。”说完,他就带着那个从房间里走出来的神经兮兮的女人走了。

  一个戴着金边眼镜的男人穿着一身裁剪合理的西装从房间里出来,手里拿着一个平板电脑。他的嘴角噙着一个情绪不明的笑容,环视了一圈等候室的三人,最后定格在秦明身上:“下一位,秦明。”

  秦明收起杂志,站起身。

  看两人进了房间,林涛抬手仰起脖子,将杯中的冷水一饮而尽。


TBC

评论(9)
热度(86)

© ▲那吉先生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