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秦林】坠向大地(13)

-很好这一章隔了很久,我简直强无敌。

-非常感谢给我留言和还记得这篇文的大家呀!我就不一一回复啦,在这里表示感谢。

==================  

  等候室只有前台的小伙子,李大宝和林涛在了。李大宝坐到了林涛边上的位子,拿着手机一脸乏味地翻看微博。

  看了一会儿她便没了兴趣,放下了手机。心里惦念着秦明的病情,再有趣的事情都没办法让她笑出来。林涛在她边上闭眼小憩,生怕自己一张口,所有的焦虑都会暴露。

  那小伙子看着他们俩人的样子,有点想上前搭话,又生怕惊扰到他们。踌躇犹豫了许久,还是低下了头,接着看书。

  林涛帮秦明预约了一节咨询,通常是一个小时。平时他总觉得一个小时飞快的就过去了,但是今天的一个小时却很异常。平时没有察觉的秒针声音显得格外响,仿佛是庙里准点敲响的大钟所发出的沉闷的咚咚声。

  咚,咚,咚。

  林涛一惊,一个鲤鱼打挺起身,睁眼敏锐地观察四周。

  原来是小伙子的手机响了,虚惊一场。他手忙脚乱地摁掉电话,冲着看过来的两人抱歉地笑笑。

  林涛看了看表,还有十分钟。

  他干脆放弃了睡觉,只是把身体靠在椅背上,睁着眼盯着天花板上的某处污渍死命地看。等一下那个心理医生——叫什么来着——哦对,汪锐齐医生肯定会叫他的吧,估计会像当时在医院里一样,问一些问题。

  心理疾病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依靠几个问题就能够判断了吗?那是不是代表着自己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会影响医生对于秦明的判断?想到此,林涛只觉得压力翻涌而来,就像是一个个微生物虽小却成群,通过他的脊柱而上,最后攀附在他的背上,让他动弹不得。

  “你好,”他举起手,“麻烦再帮我倒杯水行吗。”

  “哦哦好,冷的热的?”小伙子忙站起身。

  “冰的。”林涛搓搓手说。

  李大宝担忧地看着林涛:“林涛,你先回去吧,我等他就行了。”见林涛摇头,她竟是有些生气了:“你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有案子进来怎么办?”

  “那我总不能让你一个女生受累吧?”林涛揉揉太阳穴。说实话,昨日的通宵熬夜和白天的案子已经是耗尽了他的心神,再熬下去,身体会受不了。但只要眼睛从秦明身上挪开,这股心慌就让林涛觉得难以承受,对他来说,还不如透支一下身体来得划算。

  “林涛你差不多点行了啊,别给我男生女生的,这套在我这儿行不通。”李大宝最讨厌别人用性别说事,“我跟你轮班来,你今晚先回去睡觉。你要是不放心秦明,我在他家门口守夜。”

  林涛正想开口辩驳,小伙子就端着水笑眯眯地出现了。

  “两位两位两位,喝口水别激动,里面听得见。”他把冰水递给林涛,“两位跟秦先生关系挺好的吧?如果是那样的话估计两位等会儿都要留一下,汪医生需要跟你们问一问情况的。”

  “都要留啊?”李大宝问。

  “啊……估计是吧。”小伙子不确定地说,“我刚才看了一下秦先生的病历,精神科的医生判断可能是精神分裂症对吧?这个病啊比较复杂,很多时候患者自己是不了解情况的,要外人才能看出端倪来。医生通常都是要结合旁人的观察来判断。”

  “你挺了解心理学的?”林涛喝了口水,抬眼看他,“在上大学?”

  “算不上了解,我也不是读心理学的。”小伙子摸摸脑袋,“我就是在这里做个兼职给自己赚点零花钱,看多了就多多少少知道一点皮毛。我刚才也就是稍微卖弄一下,你再让我说我也说不出来什么了。反正两位都先别走,等会儿看看汪医生怎么说。”

  李大宝很无奈,却只能应了。

  随便聊了几句,倒是让时间过得快了很多。很快,门开了,秦明从里面走了出来。林涛正要上前细问,就被跟在秦明身后出来的汪锐齐叫住了:“麻烦二位进来一下吧,我有些事情想问问二位。秦先生,您可以先走,我们到时候电话再约。”

  “好。”秦明看起来心情不错,转头再看向两人,“我先走了。”

  林涛没办法,只能看着秦明离开。

  汪锐齐嘴边的浅笑在秦明扭头离去的那一瞬间撤下了。他上下打量了一下林涛:“两位请进,喝点什么?”

  “我不用。”林涛举了举手中的冰水,冰块碰撞的声音打在四个人的耳膜上。他被汪锐齐的目光盯得有些不适,只好赶紧越过他,进屋坐下。李大宝也摆摆手,跟在汪锐齐的身后进了房间。

  汪锐齐的办公室很是整洁,虽然文件数量巨大,但是都被他分门别类地归置好,不显一丝凌乱。他的办公桌清理得很干净,桌面上只放了一台平板电脑,写满了字的纸和笔。

  “你要问什么?”刚坐下,林涛就忍不住出声。从来都是他质问别人,他被审问的情景却是寥寥。身处弱势让他有些不自在,他选择先发制人。

  “您别急,问话的人是我。”汪锐齐并没有被吓到,依然神色淡然,拿起了笔,“我跟秦先生签过保密协议了,根据保密协议,我无权泄露任何关于他的信息。二位现在提供给我的信息也算在内,是受协议保护的,请放心。我唯一的要求就是请如实相告,二位所说的一切都会影响到最终的结论。”

  林涛被他直白的话弄得心里不舒服。最后那话简直就是在质疑他的信誉,这让作为刑警的林涛很是不爽。李大宝则善解人意得多,只是轻轻地应了声“好嘞”。

  不知为何,林涛觉得这个汪医生跟自己很不对盘,无论汪锐齐说什么,林涛总会不由自主地心生反感。虽然如此,他在跟秦明相关的事情上却从来都不会怠慢,打起精神应对汪锐齐的问题。

  “两位和秦先生是什么关系?”

  “哦,我们就是同事和朋友,他还是我上司。”李大宝回答。

  “哦,”汪锐齐推了推金边眼镜,露出一双锐利的眼,“那您呢?嗯……我看看,林先生。”

  “我?哦,我和秦明很早就认识,是老朋友了。”

  汪锐齐正在写字的手顿了一下,他有些诧异地抬起头,重复了一遍:“朋友?”

  “对啊,朋友。哦,当然了,我们还是同事。”

  “你们……不是恋人吗?”

  林涛感觉自己无法组织表情了。

  他这是什么意思?


TBC

评论(15)
热度(86)

© ▲那吉先生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