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里蓝】海龟之喉(4)

海龟之喉第三章

重新写起来还是很喜欢这篇。唯一的尴尬之处就是我忘记存大纲了,当时写的时候已经想得很明确的结局走向有些记不太清,诶,接下来写成什么样都靠缘分。

=================

就像是把一切复原,然后强迫他忘记一切伤害一样,太自私了。


      蓝波没有去医疗部,昨天身上残留了些见不得人的痕迹,他还不打算弄得人尽皆知。平日里出任务受伤是常事,他也算是半个医生了。

  里包恩的枪法很精妙,不多不少正好是擦破皮的程度,但是因为大腿神经密集,没有多严重的伤口却让蓝波痛得不行。汗水泪水齐下让蓝波差点就昏倒在房间门口。而他故意走了偏僻的小路,没有人路过,也就没有人发现他糟糕的状况。

  总算是靠着意志力撑到了房间门口,蓝波一下子脱了力气,坐在了地上。血已经止住了,就是一条裤子染成了棕红的颜色,估计是不能再穿了。

  疼痛顺着蓝波的腿神经向上攀爬,沿着脊柱一路进入脑部,渐渐抽走了他的感知。蓝波感觉到脑内逐渐空虚,白茫茫的似乎失去了五感。他知道自己快到昏倒了。

  好疼啊,好疼啊。

  全身上下都叫嚣着疼痛。他明明受过更重的伤,这次为什么这么疼?

  蓝波挣扎着朝医药箱摸去,打开,熟练地找到他需要的工具开始包扎。他先用剪刀把裤子剪开,然后用清水清洗伤口,最后随便涂了涂药便打算睡了。躺在床上睡着,半夜又被疼痛叫醒,如此反复。

  早晨起来,蓝波犹豫着要不要去吃饭,挣扎许久还是没有去。去了也不知道该跟谁说什么好,如果有人问起这个伤口,他该怎么回答?他想不到合适的答案。所以蓝波选择了他最擅长的解决方案——逃。

  决定了,便不再想这件事。

  蓝波窝在房间里,躺在床上,整理着自己混乱的脑子。安静下来,他突然想起自己在明天还要参加一个宴会。

  想不通。

  蓝波很了解里包恩,对于他来说,什么事情都要排在彭格列的利益之后。而自己受伤对于彭格列绝对不是好事,如果他一瘸一拐地出现在宴会上,彭格列的名声应该也会受到影响吧?突然,蓝波觉得自己根本从没了解过里包恩。

  但他确定的是,明天是一定要出席的。

  “咚咚咚。”敲门声传来,门外的人说,“蓝波大人,在下巴吉尔。就餐时间到了,泽田大人吩咐在下来叫您。”

  蓝波在床上翻了个身,然后装作懒洋洋地回复:“啊我今天不吃了,想要多睡一会儿。”

  “蓝波大人身体不舒服吗?!”巴吉尔在门外大呼小叫了起来。蓝波从小就认识巴吉尔,在他有印象开始,巴吉尔就是一个认真严肃浪漫全无的男人,明明是个意大利人,却被泽田家光培养成了比日本人还不会变通的性子。‘蓝波大人’这个不符合两人年龄差距的称呼也一直这么沿用下来,从未变过。

  基本来说,他就是蓝波最不会应付的那类人。

  “没那回事,我就是想要多睡一会。”蓝波应付地说。

  “可是,不吃早饭身体会垮的!您还在长身体啊,这可不行呢蓝波大人!”巴吉尔激动地说着,蓝波似乎可以想象到门后的巴吉尔义愤填膺对他说教的样子。

  “我不饿。”速战速决的回答。

  “不饿也要吃一些啊!”油盐不进的对手。

  两人的对话就这么一来二去,没有人让步,也没有尽头。最后耐心丧尽的蓝波生气了,猛地拉开门,“蓝波大人去还不行吗!”

  巴吉尔愣了一下,然后露出满意的微笑。

  被算计了。蓝波突然想起来那个单纯的巴吉尔也变成了会算计别人的巴吉尔。

  蓝波撑着疼痛,让自己走路的姿势看起来自然一些,大腿处传来的疼痛让他的身体颤抖,汗水也流了下来。总算是撑到了餐厅,蓝波招呼都来不及打,赶紧坐了下来。他清楚的看到里包恩帽檐下的眉毛挑了挑。

  蓝波挪开眼神,不再看向里包恩。

  “蓝波,明天的宴会不要迟到。”泽田纲吉嘱咐着,满满地担忧,“我知道你不喜欢这样的宴会,但是这是和各大家族增强联系的好机会,可千万不能搞砸了。”

  “我知道了,不要担心彭格列。”蓝波是个很懂轻重的人,看起来懒散,对于彭格列的事情却是很上心的。这是他长大的地方,彭格列承载着他的情感,他不会让这个地方失望。虽然他总是让里包恩露出类似于失望的神色。

  这里所有人都对自己充满着期待,只有里包恩不是这样的。里包恩就像是看穿了他的什么一样,充满着对他的怀疑,对他的不信任。

  有时候看他的眼神就像是看一个外人,一个……质子。

  蓝波知道里包恩从来都不满意自己。对于他来说,自己是当时的无奈之选,身边没有更好的雷之守护者的候选人,所以才选择了自己。当然,蓝波也是守护者中唯一一个有着其他家族背景的人。

  波维诺家族后继无人,现在的首领又年事已高,蓝波随时有可能会被叫去继承家业。如果他走了,雷之守护者的位置是空下来另选人选,还是留着?这个问题对于泽田纲吉来讲根本连选择题都算不上,但是作为二把手的里包恩则要考虑更多。光是感情用事是不行的,单有同伴情谊也太虚伪。彭格列家族如果少了一个强力的守护者,敌对家族甚至同盟家族都有暗中下黑手的可能性。

  防止彭格列陷入危机,这才是门外顾问的工作。

  蓝波很早就想明白了这个问题。

  他们各司其职,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如果说首领和守护者们之间需要的是信任,那么作为二把手的门外顾问首领和家族之间则需要的是绝对的信任以及怀疑和质问。

  怀疑和质问从来不缺,蓝波和里包恩之间缺少的就是绝对的信任。

  “我明天跟蠢牛一起去。”蓝波正在想着,里包恩开口了。

  “……?!”哈?!

  蓝波掏了掏耳朵。

  里包恩很不满意他的反应,抬手用手枪顶了顶帽檐,眼神仿佛剑一样射向蓝波,锐利而冰冷。

  “有什么不满吗,蠢牛?”语气里透着满满的威胁。

  “没有没有!”蓝波的大脑跳过思考,条件反射般的回复。

  泽田纲吉则是一副很欣慰的样子:“里包恩跟着一起去我就更加放心了,毕竟是情场老手啊。”

  其实我也是啊。

  蓝波在心里默默地说。

  下一刻,他就看到里包恩难看的脸色。

  难道是读到自己的想法?不不不,里包恩根本不会什么读心术,这种不科学的东西不可信。蓝波很熟练地自我安慰着。

  蓝波对于读心术的存在一直是持怀疑态度的。他不可否认里包恩有着对微表情的全面掌握,里包恩拿到的心理学学位可以证明他的真才实学。但读心术和心理学是不一样的。读心术可以跨过表情这一要素,直接听到对方的心声。

  如果会读心术的话,里包恩还跑去读心理学干什么?蓝波撇撇嘴,对自己的推理能力自信满满。

  蓝波收了收自己的表情,让自己不要什么都表现的那么明显。他相信这才是里包恩看穿人心的秘密吧。

  读心术这种骗人的东西,大概也只有那个完全屈服于里包恩暴行的首领才会相信了。而且一信就是十年,就照现在这个样子,估计接下来的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也不会怀疑。

  没有人再说话了。泽田纲吉一句不太合适的夸赞让整个餐厅都陷入一种让人难以呼吸的沉静里。

  首领本人则更是不知所措,不知道自己的话错在了哪里,让老师这么不高兴。于是泽田深吸一口气,赶紧把话题转了回来。

  “等一下有人会负责你们的西装,记得去试试啊。”心中流着泪水,首领还是硬撑着面子顶着压力说完了这段话。在看到了蓝波的点头和里包恩不变的脸部阴影后,泽田纲吉选择了闭嘴吃饭。

  赶紧结束这顿饭吧!

  首领在内心呐喊。

  一顿早餐结束,泽田纲吉赶紧拽着六道骸逃离现场,其他人也陆陆续续地离开。

  蓝波因为疼痛影响,吃饭的速度很慢。直到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他的盘子里还有一半没有吃完。同样因为疼痛,他的手忍不住颤抖。银质的刀叉和瓷盘反复碰撞的声音在只有两个人的餐厅里格外清晰。

  “蠢牛,为什么不去医疗部?”对面的男人低头摸着枪,蓝波看不清他的脸色也摸不清他说这话的本意,不敢搭腔。

  “等一下我给你治疗。”没听见蓝波的回复,里包恩就自顾自地接话,然后没有情绪的用手敲了敲桌面,“赶紧吃。”

  蓝波没有应声,只是头埋得更低,默默吃着早餐。

  现在的治疗不如当年那般艰难,以现在的技术,只要一个晴属性的盒子,不出几秒就能恢复如初。然而在这个年代成长的蓝波却无论如何都不能适应这一点。

  对他来说,这种快速的恢复就像是剥夺了他感受疼痛的时间。

  就像是把一切复原,然后强迫他忘记一切伤害一样,太自私了。

  蓝波想。


评论(1)
热度(16)

© ▲那吉先生 ▲ | Powered by LOFTER